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博客   广告位价格  
海归论坛首页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注册 | 活动日历
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五章 “华尔街大亨” 5.1-5.4)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梦断华尔街》(第五章 “华尔街大亨” 5.1-5.4)   
董洁林
[博客]




头衔: 海归准将

头衔: 海归准将
声望: 专家

加入时间: 2009/05/15
文章: 2117
来自: 美国硅谷
海归分: 117262





文章标题: 《梦断华尔街》(第五章 “华尔街大亨” 5.1-5.4) (2882 reads)      时间: 2010-1-29 周五, 09:43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5.1

这是一栋位于纽约曼哈顿离麦迪逊街和市场街相交的路口不远处的大楼,仿罗马时代建筑的经典设计,在周边一片没有特色的方盒子楼房中,显得鹤立鸡群。今天是2008年2月上旬一个星期五的傍晚时分,白天的上班族已像潮水般退去,回到了他们各自在纽约城区或在纽约州和新泽西州郊区的家中。

这个街区此时在静谧中显得有几分神秘,因为不时有豪华加长轿车停在这栋大楼的门口,一些神态轻松而身着名牌休闲装的男人下车进入大楼,然后轿车悄然开走。这里是磐石俱乐部在纽约的会馆,一个全球顶级富豪的社交圈,目前的入会费是一百万美元,外加每年5万美元的年费。

刚下车的是约翰.斯芬伯格,他和几位朋友约好了来这里打桥牌的。当他走进磐石俱乐部5楼一个预定好的房间,他的三个桥牌伙伴已经在里边喝酒聊天了。他们一个是LCG资产管理公司老板彼得.林奇,他是斯芬伯格的桥牌老搭档;一个是平准基金的老板杰姆斯.皮加诺;还有一个叫哈瑞,也是一个资产管理公司的高级合伙人,他今天是皮加诺桥的牌搭档。

房间很大,装潢豪华。一张优质的桥牌桌和四张舒服的椅子放在房中间。房间的一头有一个酒吧,一个年轻的女调酒师今天专门为他们服务。另一头是一个雪茄台,一个古巴籍的小伙子在卷雪茄,烟叶是从古巴走私进入美国,小伙子也可能是一个非法移民。

斯芬伯格说了声“对不起,来晚了”算是和大伙打了个招呼。

“约翰,什么让你这么忙?”彼得.林奇显然对斯芬伯格的迟到有些不满。

“多谢你的推荐,我们最近已经将第一笔资金投入王响的波动基金。他的确是华尔街上的一项稀有的宝贵资产。”斯芬伯格顺便讨好了一下他的这个老伙伴。

“我总是将最好的东西和朋友们分享。你做了这么长时间的评估调查,有什么新发现吗?”林奇深知斯芬伯格喜欢用一些稀奇古怪的手段对投资对象作调查和评估,他希望知道斯芬伯格是否发现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

彼得.林奇是2000年在一次高层次的基金管理会议上认识王响的。当天王响有一个会议主题发言,他演讲的内容好像是是总结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带给世界金融业冲击和机会。那是一个十分精彩的发言,理论分析和事实案例都很有说服力。

当天吃晚餐的时候,他和王响还有大卫.哥本海默坐在一起。席间他们谈论了很多当前股市的动态,同时他也从大卫.哥本海默了解到了王响在芝加哥成功的投资传奇。当时王响自己的对冲基金刚刚开始。他一般不投资这种新基金,但波动基金上了他的观察名单,几年后他终于开始投资波动基金。由于其优秀的投资回报和低风险,LCG在波动的投资逐年增加。

在过去4年之中,LCG资产管理公司已陆续向波动基金投资了两亿多美元,加上累积的盈利,现在LCG在波动基金帐上的资金已接近三亿美元。

“你如果是真朋友的话,应该早几年就告诉我。”斯芬伯格已经舒服地坐在了他的椅子上,接着说:“我的调查分析结果一切完美无缺,仅有一份技术风险分析报告由于数据不足是中性反馈。”在座的人对此不会大惊小怪,因为都清楚对冲基金不会给你真实而完整的数据。

那个叫哈瑞的似乎没有听说过王响和波动基金,于是向他们打听有关波动基金更多的情况。斯芬伯格和林奇你一句我一句将波动基金的情况说了个大概。他们对王响个人也评价甚高,说他有天才的头脑而又为人谦卑再加上中国人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

顶级富人都是小圈子,在聚会时的一句无心推荐往往比自我推销更有作用。看来他们今天又为波动基金拉了一个客户,王响连佣金也无需付。

女调酒师走过来问斯芬伯格要喝点什么,他要了尊尼获加“蓝牌”威士忌,还顺便打趣说:“我只喝醇酒,不像女人一样弄个鸡尾酒。”在座的其他三位正好都各自拿了一杯颜色各异的鸡尾酒,听到这话,知道这个老东西是在打击他们。

“我们开牌,看看谁是女人,谁是男人。”平准基金的老板杰姆斯.皮加诺已将一付新牌摆在桌子中间。对于波动基金的话题,他没有插嘴,但是他听得很仔细。

5.2

若论关系,平准基金的老板杰姆斯.皮加诺和王响应该是最“铁”的了。

杰姆斯.皮加诺的祖先是从法国移民来美国的,据说还有些贵族血统,这个当然很难考证,但他的家族很有钱是无可置疑的。这个哈佛大学历史系的毕业生,在文学和艺术上的造诣颇深,对油画的研究可以说是专业水准,常常为购买古画的朋友作鉴别。

平准基金是一个规模较小的基金,但他介入波动基金的时间比在座的人都早。该基金主要是管理皮加诺自己家族继承的资本和一些散客的投资。

他和王响第一次见面是2003年初在芝加哥的一个慈善艺术品拍卖的活动上,他是受那个慈善基金的邀请作为艺术品鉴赏专家而赴芝加哥参加这个活动的,王响要买几幅油画来装饰他的办公室,这当然也是为慈善机构做贡献,因为所有的义卖款项都捐献给该慈善机构。

当时是大卫.哥本海默介绍他们认识的,他可是对冲基金行业教父级的人物,任职芝加哥股票期权交易所的董事会主席,也是哥本海默兄弟交易公司的老总。大卫说王响是天才型的交易员,曾经作为哥本海默兄弟交易公司的明星交易员为公司挣了很多钱,但是天才是不属于一个公司的。王响从1999年开始自己开业做了个波动基金,投资回报很不错。

2003年波动基金还是一家较小的对冲基金,客户主要是芝加哥附近的一些投资人,包括本海默兄弟公司。杰姆斯.皮加诺当时仅仅管理自己家族的资金,他建议王响去纽约也开个办公室,以发展纽约的投资客户。皮加诺是个很殷勤又亲切的人,他帮王响挑了几幅上乘又高雅的油画,还承诺帮助王响在纽约开办公室。

一个月后,王响就按皮加诺的建议在纽约开了个办公室,从选址到市内装潢都是皮加诺一手操办,办公室内的家具和装饰都是一概的法国殖民时代的风格,后来这也变成了王响所有其他城市办公室的风格。

同时,皮加诺自己的对冲基金“平准基金”也注册成立了。他和王响的协议是平准基金100%将客户的投资转投给波动基金由其进行投资操作,而向客户收取的管理费用和盈利分红由两家平分。他们还约定对外不要泄露这种关系,这样平准基金对外看上去像一个完整的对冲基金而不是仅给人家拉客户的“寄生基金”。

王响对此不仅没有异议,反而将许多小客户介绍给平准基金,费用一分钱也不少给他们。杰姆斯.皮加诺认为王响是上天赐给他的一个礼物,自从认识王响之后,他不再是一个仅守祖宗基业的纨绔子弟而有了自己的事业。

多谢波动基金多年的优越表现,他这几年挣了不少钱,在纽约金融界也逐渐变成了有头有脸的人物,可以出入磐石俱乐部与彼得.林奇和约翰.斯芬伯格这样的人物打桥牌了。更重要的事,这些财富的取得,根本无需他花太多的精力,不像其他那些华尔街的工作狂,为了财富,没日没夜地干活,根本没有时间去享受生活。而他一直在优雅地生活着。

5.3

桥牌打了几轮,胜负未分。古巴的小伙子为每人点上一只新卷的雪茄,女调酒师也为大伙新添了一杯酒,一个侍者端着盘子进来送点心,这次的点心是日本料理撒西米(生鱼片)。

这是他们的中场休息,顺便聊聊金融界最近的大事。哈瑞说:“加州的一个叫苏珊.芒塔娜的国会议员提出要限制对冲基金的杠杆借贷比例,最近对冲基金的一些核心人物频频聚会,讨论发起新一轮的国会游说活动。”

杰姆斯.皮加诺接着说:“社会上人们对对冲基金有很多偏见。这个行业当然也有些‘坏苹果’败坏我们的名声。其实社会的偏见也不仅仅是针对对冲基金,人们对整个金融衍生工具就充满恐怖感,因为他们不懂,还把金融衍生工具称之为‘核原料’。我们应该对公众加强教育。”他是一个自视很高的人,实际上他也只不过受了点对冲基金的入门教育而已。

斯芬伯格认为皮加诺的“教育公众说”是陈词滥调,其实他对像皮加诺这种含着银匙出生、兜里揣着“老钱”的人压根就不会尊重,他之所以把皮加诺包括在他的桥牌圈子,多半看的是皮加诺那个哈佛大学校友的头衔,因为哈佛总不至于把一个笨蛋挑选入学。

他尽量掩盖住自己蔑视的情绪,将话题回到国会议员的提案:“过去这十几年,对冲基金的游说活动做得不错,国会多次限制对冲基金发展的提案都被他们掌控的议员否决了。对这些事,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一方面我们在对冲基金都有投资,他们获利我们也获利,再方面,唇亡齿寒,国会今天是向对冲基金加以限制,明天就该轮到其他金融机构了。”斯芬伯格心想他下星期与纽约地区的国会议员有一个会见,一定要和他提提这方面的事。

哈瑞和皮加诺都对斯芬伯格的意见表示赞同。斯芬伯格见林奇没说什么,就问:“彼得,你的看法呢?”

彼得.林奇其实是在想别的事情,见斯芬伯格问他,连忙说:“我当然同意你的看法。我会和那几个我经常捐款的国会议员通通气,不仅不要限制对冲基金,最好让政府的手从整个金融界移开。同时,我们也要加大对新闻界的渗透力度,他们对金融界的负面报道太多了。”

皮加诺接着他的话说:“谁叫我们金融界有这么多烂苹果呢?这些事摆在那里,想要堵住人家的嘴也不行啊。”

彼得.林奇这时转换了话题,对斯芬伯格说:“约翰,除了数据不足外,是什么原因让你的风险分析员对波动基金做出中性的结论?”彼得.林奇似乎对那个有关波动基金的风险分析报告仍然耿耿于怀,因为数据不足也可以让人做出负面的结论。至于数据,他已经在波动基金投资了4年多,拥有每个月的投资月报数据,当然这些数据是不能与他人分享的。

“原来你还在想那件事。我用了一个秘密武器。我的风险分析员Tim Liu是王响的大学同学,他们也是由同一个中国的天才培养计划来美。我本来希望这样能够得到更多的内部情况,谁知王响滴水不漏,但Tim就所能得到的数据做出了透彻的分析,他是华尔街做逆向工程分析的一流人才。如果这些年轻人要联合起来,我们这些老头子就只好退休了。”斯芬伯格对他们很是欣赏。

斯芬伯格也是第一代的移民,一个来自于波兰的犹太人,深知一个新移民创业的艰难。当初看了Tim Liu(刘克扬)的分析报告后,他沉思良久。一个中性的结论意味着对投资没做任何建议。他试想如果是自己身处Tim的情况看见同样的数据会写出怎样的报告,中性评级显然是最合适的结论。他需要自己做出决定。

他很喜欢王响,也喜欢那78杆的高尔夫记录,那是一个幸运的数字。他最终在投资波动基金的文件上签了字,一亿美元就这样悄然无声地流入了波动基金的账户。

“Tim Liu”,林奇记住了这个名字。

他们又打了几轮桥牌,斯芬伯格和林奇团队以微小优势赢了今天的牌局。夜已深了,他们有人在俱乐部留宿,有人坚持回家。

曲终人散,麦迪逊街上的磐石俱乐部依然肃静。

5.4

华尔街顶尖金融人的社交活动绝不仅仅是放松身心。他们交流情况、敏锐地扑捉信息,然后迅速行动。但是同样的谈话,人们接收到的信息和采取的行动可能截然不同。

在信息社会以前,一些人对信息的垄断是他们取胜的法宝,而今天的社会信息通过互联网、媒体和其他很多场合快速流动,人们天天都被各种各样的信息轰炸着,因此考验人们的是你是否具有足够的智慧去分析信息而做出正确判断和迅速行动的能力。

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一早上,杰姆斯.皮加诺从自己家里的财产中又抽出一千万美元向波动基金增资。

他没有能力做独立的投资分析,而是仰仗大基金的信息和业界权威人士的见解而做出决定。最初投资波动基金就是由于对冲基金“教父”大卫.哥本海默的无心推荐,几年下了果然回报不错。

看见斯芬伯格和林奇这样的大基金都对波动基金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并对王响赞誉有佳,他的信心更足了。2008年伊始,大部分基金都开始出现负回报,而波动基金一支独秀,帐上报给投资者还是稳定的正回报。

他也知道,他已经将太多的自家资金投入了波动基金,有违分散投资的原则。但是靓丽的回报对追求金钱的人有它难以拒绝的永恒魅力。

同样是这天早上,彼得.林奇进入他位于纽约百老汇大道上的LCG资产管理公司办公楼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一个猎头公司打电话,他要求猎头公司“不惜代价”将Tim Liu(刘克扬)挖到自己公司来。

LCG资产管理公司投资数个对冲基金很多年,但风险控制一直是一个薄弱环节。他们积累了不少数据,但从来没有用逆向工程分析方法去做过分析,他相信现在是该好好分析一下了,这不仅可以帮助他们了解所投资对冲基金的风险,还可以了解和学习他们的投资策略。

猎头公司很快就找到了刘克扬,当天就约他吃午餐,说是有好消息告诉他。从猎头公司打电话开始,刘克扬就猜到了是什么公司要挖他,这在华尔街是常事,但从来没有人主动来挖过他。

“是什么公司?会给我什么职务?”他带着不少疑问和许多好奇,如约去和猎头公司的一个男职员见面。

为了避人耳目,他们约定在纽约小意大利区的一家比较偏僻的餐馆见面,这里离刘克杨的办公地点有一段距离。曼哈顿下城区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在中午吃饭的时区,餐馆里碰到不愿见的熟人也是常事。跳槽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小心为妙。

他们见面简单地打了个招呼,两人点了些快捷的午餐,猎头公司职员就向刘克扬直奔主题,说有一家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要雇佣一个资深的风险分析员,他认为刘克扬是最佳人选 - 他有意隐藏了彼得.林奇点名要刘克扬的事实。

刘克扬希望知道目标公司和有关职位的更多的情况,猎头公司职员作了简单介绍。刘克扬听了觉得和自己目前做的事差不多,没有觉得有什么换公司的必要,就说自己在斯芬伯格工作的时间不是太长,频繁换工作将来在简历上不好看。
猎头公司职员说“开个价吧”。刘克扬明白华尔街上只有不对的价钱,没有不买的“商品”。

他想了一下说,“主要不是价钱,而是工作性质和目前的公司没有区别,所以没有换工作的动力。”其实刘克扬明白,如果工作的位置不变,一般平行跳槽工资的增幅也就在原工资的基础上加上10%到20%而已,他没有必要为此损失在原公司所建立的口碑,还要在简历上多加一家公司,让将来的雇主认为他是一个见异思迁频繁换工作的“跳蚤”。在职业场上一个人背上了“跳蚤”的名声是不会受到重用的。

猎头公司职员问他,“Tim,请给我一个机会,你能告诉我你目前的工资吗?”刘克扬说了他的基本工资,而他的年终奖一般是工资的2倍左右。

猎头公司职员说了声“我去打个电话”,就走到餐馆外边去了。他立刻给彼得.林奇打了个电话,简单介绍了和刘克扬谈话的情况。

彼得.林奇听了刘克扬的工资情况,心里骂了一句斯芬伯格“犹太小气鬼”,但这个“小气鬼”在挑人用人上是有一套的。竞争对手的无心赞扬往往比自己看到的还可靠。他果断地说:告诉Tim,他将成为LCG的风险管理总监,工资加倍,年终分红至少是工资的4倍,他直接在我手下工作。

听到这里,猎头公司职员很意外,不清楚这个Tim为什么让LCG的老板如此青睐。回到座位,他如实地转述LCG老板的话。

这回轮到刘克扬吃惊了,连老板都没有见面,就得到了这么一份好工作,这回是天上真的掉馅饼了,而这个馅饼正好砸在他的头上。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林奇和斯芬伯格牌桌上的谈话,而这一切又起源于王响。他认为是自己在华尔街多年的专业积累让他终于到了出头的一天。这是一个不可能拒绝的开价,刘思扬决定跳槽。

斯芬伯格知道刘克扬要跳去LCG后,立即给林奇打电话兴师问罪。林奇知道斯芬伯格会有这样的反应,他们之间的既联合又斗争几十年了,彼此很了解。

林奇说“飞禽择良木而栖”,任何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然后又半开玩笑地加了一句:“当然你的推荐也很重要,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快做出决定。”

斯芬伯格气得大骂“狗娘养的”- 平时衣冠楚楚的有钱人气急了也可能很粗鲁。虽然怀疑是林奇恶意挖角但也没有证据,斯芬伯格只是发泄一下不满而已,不会因此和老朋友彻底翻脸。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相关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4 - 13.5) - 完结篇 海天文学 2010-5-14 周五, 01:14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1 - 13.3) 海天文学 2010-5-11 周二, 06:31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5-12.8) 海天文学 2010-5-04 周二, 08:20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1 - 12.4) 海天文学 2010-4-28 周三, 08:52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4 - 11.6) 海天文学 2010-4-22 周四, 06:30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1 - 11.3) 海天文学 2010-4-17 周六, 01:11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4 - 10.5) 海天文学 2010-4-08 周四, 00:01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1 - 10.3) 海天文学 2010-3-30 周二, 10:49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董洁林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标签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博客热门文章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2020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