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博客   广告位价格  
海归论坛首页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注册 | 活动日历
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1 - 10.3)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1 - 10.3)   
董洁林
[博客]




头衔: 海归准将

头衔: 海归准将
声望: 专家

加入时间: 2009/05/15
文章: 2117
来自: 美国硅谷
海归分: 117262





文章标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1 - 10.3) (2696 reads)      时间: 2010-3-30 周二, 10:49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10.1

自从5月12号四川发生地震之后,王响就将其它一切抛到了脑后,什么华尔街的尔虞我诈,什么波动基金,什么审计盈利,都去他妈的!离婚给他感情上造成的伤痛,也需要摆在一边。现在他的眼里只能看见地动山摇中倒塌的房屋,耳里总是响着压在塌陷的废墟下人的哀号。

爸爸、妈妈、姐姐,你们是死是活?

开始几天,因为灾区电话和道路都不通,所有的亲人和熟人都联系不上,他呆在上海一边打听情况,一边买一些救灾急需的东西。后来就带着东西加入一支自愿者队伍去了灾区。他还带了大量的现金。

十来天之后,他费尽千辛万苦来到北川县城里,眼前的惨景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原本那个山清水秀的县城几乎夷为平地,空气中飘着臭气,尸体在腐烂。

他听说位于北川县城边两里的一个小山坳中的北川中学的房屋全倒塌了,就首先赶到了北川中学,这个曾经让他向往又孕育他少年理想的地方,只剩一地瓦砾。
有一个老师模样的人在废墟中寻寻觅觅。王响来到了他的跟前,想向他打听点情况。老师一回头,竟然是他的高中语文老师杨老师。

杨老师应该只有50出头的年纪,但是头发全白了,看上去十足一个老头子了。当年他可是一个年轻帅气、才华横溢的教师,很多女同学的暗恋对象。

“杨老师……”王响上前喊了一声。

“你是?”杨老师似乎已经不认识王响了。他这几天每天都会来学校的废墟里转一转,万一能听到一声微弱呼唤,就有可能再救起一个生命,那多好啊。

“我是王响,85年毕业的。”王响有点失望杨老师记不得他,当年,他可是以全校第一名的高考成绩进入复旦大学的,他的高考成绩在全省也是排得上名的。

“喔,王响。有点印象。是从王家山来的那个黑瘦的小子。”杨老师想起来了。

“北川中学怎么变成这样了?”王响沉痛地问道。他心里很欣慰杨老师记起了他。

“天灾人祸啊。一个多星期前我们全校还有师生2900多人。5月12日下午汶川地震发生后,两栋五层教学楼垮塌,有1000多学生遇难了!”杨老师麻木地说,眼泪好像已经哭干了。

虽然事先已经大概知道了北川中学的损害情况,但亲眼见到此情此景还是让王响受到极大的震撼。

多年前,他曾经在北川中学努力地学习城里话,因为他为自己的乡下口音羞愧。上大学到上海后,他又努力地改掉四川话而学习普通话,然后在美国又为学习纯正的英语而丢掉中国话。可是今天,当他回到北川中学,看到昔日的老师,他为自己张口而出的南腔北调而无地自容。

他俩沉默地站了一会,王响问老师:“老师,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当年您经常给我带吃的,让我晚上少熬了很多饥慌。我一直都没有忘记。”

对于年幼时家里贫穷的王响,吃饱饭总是一个难题。杨老师常常给他一些吃的,有时是些简单零食,有时是一个饭盒。他当时想,有朝一日发达了,一定报答杨老师。

他要报答杨老师还有另一个理由。上高中的时候,他喜欢一个班里的女生,她是县里一个局长的女儿。在追女生方面,他当时根本没有经验,但青春期的骚动让他难以克制。于是就给这个女生写了个没有签名的纸条,内容他现在已经忘记了。那个女生收到纸条后大怒,但是她把怒气发在了另一个同学的身上,她显然不认识王响的笔迹。那个背黑锅的男生是他们班的体育委员,当时女孩缘很不错,他也给不止一个女孩写过纸条。

她不仅把纸条交给了当时是班主任的杨老师,还气愤地告诉了一些同学。王响一看事情不好,当然不敢承认自己是肇祸者。只好看着同学们把嘲笑的目光投向了那个体育委员。

杨老师收到纸条后把它压了下来,但是下课后他对王响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这一眼,让王响心惊胆颤,他知道老师看出了他的笔迹。

其实不承认自己就是肇祸者也是需要承担风险的。如果同学事后发现,他不仅要承受追女生不遂所受的嘲笑,还要因为嫁祸于人遭到同学们看不起。最大的风险还是来自杨老师,老师是在等待着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呢,还是会让这件事不了了之?

他当时反复思量后还是决定什么也不说。他赌老师不会把这个事搞大,也赌体育委员不在乎多追一个女孩的记录,还赌那个傻女孩最后也不会搞清楚纸条是谁写的。他赌赢了,至今也没有人知道是他写了这么个纸条。除了杨老师之外。

这件事件之后,王响很快就把这个女孩抛在了脑后。他不知道杨老师还记不记得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小事。

此时听了王响的话,杨老师毫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一时没有说话,好像根本不记得这些了。

王响将手提箱打开,放在杨老师面前说:“杨老师,我带来了不少钱。你需要多少就拿多少吧。”

杨老师用手扒拉了几下王响箱子里的钱,不为所动地说:“好像是不少钱,能帮助不少人。”

然后他看着王响说:“我们做老师的这么多年,帮了多少学生,都记不得了。当年帮助每一个人都只不过是顺便而已,不算啥子大事。”杨老师勉强地笑了一笑,希望让气氛轻松些。

王响听出了老师言语中的不快,有些难为情,他不知道说错了什么。以为是自己把一箱现金摊在老师跟前,行为看上去像个暴发户,惹得老师不高兴了。我不是暴发户,又是什么?

他很难明白,一个人能无心地“顺便”帮助别人,需要多么纯净的心灵,是一种多高的境界。

三国时期蜀国国君刘备在临终时嘱咐儿子刘禅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说的就是这个“顺便”行善的境界了。阿斗刘禅显然没有听懂这个道理。

杨老师把王响的皮箱关上,接着说:“我记得你是个很聪明的学生,难得的聪明。但要有大智慧,还要修炼哦。”他不需要王响的钱,能逃过这一劫活了下来就很幸运了,那么多活生生的人在那么几分钟就没了。钱救不了他们,也救不了世界。

人只有经历了这样的生死时刻,才会时刻理解什么叫“身外之物”。

完成了世界名校的博士学位,又当了多年的老板,很长时间都没有人给王响上课了。今天中学杨老师的这一课,他觉得不习惯,也感到有些亲切,但是不解。

“聪明……智慧……”他喃喃自语了一句。从来没有人说过王响缺少智慧。聪明一直是他制胜的法宝,让他走出了大山,走到了世界最聪明的人云集的华尔街。

金融界习惯用金钱结算所有的恩怨。王响也不例外。货币的产生和现代金融系统的形成,让人类的经济活动变得有效率,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经济规律化,演变成交易,精准的、模型化的交易。这有什么错吗?

杨老师像是在自言自语:“老天爷吧说公平也公平,说不公平吧也不公平。它给了有些人聪明,又不一定给他机会,给了他机会又不一定给他智慧,有时候什么都给了人,但又未必给他命去消受。而我们北川中学的这一千多死去的学生娃娃,根本还来不及绽放,就瞬间消逝了……公平何在啊……”

王响不知道如何接着老师的话往下说,他想这是老师悲痛的感慨。也许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吧,他们都半天不语。只是看着远处的好些人在废墟中刨着。杨老师说是一些失踪孩子的家长在寻找自己的孩子,希望奇迹发生,再加上一些自愿者在帮着他们。正规的救援人员此时已经撤离了。

突然,王响从这群家长的背影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他的姐夫,赵江水。他在用手使劲地刨着废墟的砖头,一条扁担倒在脚边。

“杨老师,那是我姐夫。我得去问问他怎么回事。”王响慌忙跑开了。

“小心别摔了,王响。”杨老师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你回来就好!”

10.2

“姐夫,赵江水。”王响喊着。

那个在大楼的废墟上蹲着的汉子转身回头。“王响,怎么是你?!”

姐夫赵江水对王响也是有恩之人。记得上大学第一次回家时,王响在北川县汽车站刚下汽车,好几个扛着扁担的挑夫就冲了过来,他们要抢着为王响提行李,以挣得那点微薄的力气钱。当冲在最前面、抢得最凶的那个人终于拿到他的行李时,那个盖住他脸的草帽也随之掉在地上。王响看见了姐夫的脸,他憨笑着说:“原来是自家人。”

王响知道,就是靠这根扁担,姐夫为他一块一块地挣来了学费和伙食费。这么多年过去了,姐夫还是靠他的扁担在养活家人。而华尔街的那些人,包括他自己却可以挥金如土。天理公平何在啊。

“你在刨什么?”王响问姐夫。

“是你侄女毛毛,她被埋在下边了。”赵江水平静地说。他无泪,也不见悲伤。王响不知道为什么,身处地震中心的人都变得无泪了。

王响心疼了一下,想起了那个长得很像姐姐小时候的女孩子,她难道也遇难了?可是地震已经过去十来天了,任何人生还的希望都变得非常十分渺茫。王响理解姐夫不愿放弃的心情,但是得正视现实啊。

他问道说:“姐夫,你知道姐姐他们怎么样吗?爸妈又怎么样?”

“地震的时候,我在北川打工,毛毛在中学上学。我听说毛毛没有出来,就一直在这里刨。你姐和你侄子,还有爸妈都在乡里。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王响知道毛毛生还的机会很小了,他需要将姐夫的情绪转移开来,于是说:“姐夫,我看我们还是赶快赶回乡里去吧。他们也许还在等着我们救他们呢。这里还有救援人员,万一有活人,会有人救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赵江水着急了:“是啊,我们得赶快赶回去救他们,解放军也许还没来得及赶到这么边远的地方呢。”他拿起地下的扁担就准备走。

王响说:“姐夫,别着急。我们找几个帮手。”

于是赵江水找了几个他的扁担帮的哥们,王响找了几个外地来的自愿者,就背着那些王响带来的东西,向乡下出发了。他们走的是那条沿着北川河蜿蜒而上的山路,当年王响常常沿着这条山路和小伙伴们一路走一路快乐地击着小石头……

可是这是条通往王响故乡和童年记忆的路,是他小时候和朋友们一路击着小石头上学的路,现在它被滑坡的山石堵住了。这次回乡的路途异常艰难。

两天后他们总算到达了王家山。可是,他们来得太晚了,几乎整个山村都被滑坡的山石砸得稀烂。原本风景秀丽可以媲美旅游景点的王家山,被震得支离破碎。上帝为什么要毁掉自己的美丽杰作?

王响的父母在地震中双亡,和乡里许多其它地震中死去的人一起,被胡乱埋葬在村边的一片乱坟岗。那是十分恐怖而又令人绝望的一幕景象,谁会希望自己死后会被如此草率地扔在这块地方?人命太贱了。

王响的姐姐王华和她们的小儿子活下来了,一家人见面后抱头痛哭,为死去的父母,为毛毛和其他亲人,更为活着的人要面对的艰难生活。

只有回到了王家山,才会深切地感受到什么是贫穷,地震让贫穷更为赤裸,王响心底的那种对贫穷的恐惧又被唤醒了。这种恐惧一直都伴随着他,是他奋发上进的动力,也是他不愿接受失败的理由。因为知道贫穷的滋味,他向往富贵,又憎恨富人的奢侈。他的灵魂在贫穷和富贵、恐惧和憎恨之间,没能找到一个和谐的落脚点。

当年王响是乡里很多年的第一个大学生,是全乡人的骄傲。妈妈说他出生时哭得特别响,于是取名叫“响”。

乡里人原来对王响妈的说法不以为然,以为她在吹牛,因为乡里人认为哭得越响的孩子越有出息。直到他考上了大学,乡民们才相信了王响妈的话,他一定哭得最响。他是乡里百年一见的人才。

王响从小数次听妈妈说过他出生的故事,小时候信以为真,等到长大了理解到那只不过是又一个望子成龙的母亲一厢情愿的创作时,自命不凡的感觉已经深植于他的心中。

在这个穷困的乡下,一个大学生是全家的骄傲,更是全家的沉重负担。自从他上高中以后,家里人就没吃过一顿肉,父母日晒雨淋地在山上劳作,所有的收获都变成了一块一块的纸币,积累成了王响的学费和生活费。姐姐早早地嫁了人,唯一的条件就是要丈夫一起支持弟弟上学,于是另一个农民的家庭又无声地用他们的脊梁撑起了王响的理想。

等到王响功成名就之后,家里人从来没什么要求。王响把父母接到美国住了几个月,但他们不习惯美国的生活,很快就吵着要回老家,回来后过着与从前一模一样的日子,甘之如饴。姐姐和姐夫和当年的父母一样,将全部精力都投在为子女赚学费上,他们希望孩子们将来也能像舅舅一样有出息。

现在村里的房子都倒了,死了几乎一半乡民,他们有少数是房子砸死的,更多的是由于山崩的泥石砸死的。另外一半活着的乡民们,在野地里支起几口锅,每天从菜地和山林里弄了些东西煮一煮充饥,晚上就用从倒塌的废墟里拉出来的棉被裹着过夜。政府虽然已经空投了不少救济食物和药品,但这次地震受灾的面积太大了,政府的主力救援队伍一时还顾不上这么边远的山里。

王响将带来的食品分发给乡亲们,他知道这只不过是杯水车薪。但乡亲们看王响能在这个时候回乡和大家共患难就很感激,说:“王响家的先人积德了,出个这么好的子孙。”然后就不再言语。

记得两年前回乡的时候,乡亲们热情地围着围着他问长问短,不断打听国内外的新鲜事,大人们揪着孩子们的耳朵要他们向“响叔”学习,好好念书,长大好有出息。然而现在困扰乡亲们的问题只有一个:“怎么活下去?”

在基本生存和华丽的理想之间,人们都会毫不犹豫地让“生存”优先。

数年来,王响一直忙于自己的“事业”,对老家关心很少。能数得上的仅仅是为家里翻修房子出了一点钱,为姐姐的孩子付了点学费而已。

当然,王家山不会忘记,王响两年前捐助给乡里那所“希望小学”。

10.3

那是王响和李燕共同捐助的一所小学,乡村的小学,也就是几件宽大些的木瓦平房而已。地震之后,那所“希望小学”,不知道是不是垮了,也不知道小学的孩子们是否安全。王响有些记挂。

姐夫赵江水陪王响走了三、四里路去乡里看那所“希望小学”。房子都倒塌了,没有奇迹。但万幸的是,据说孩子们虽有几个受伤,但没有死亡,因为是一层的平房,孩子们在房屋倒塌前都及时跑出去了。受伤的孩子也是上山滚下来的石头给砸的。

王响记得大约在两年前,他们全家三口一起从美国回到乡里为这所新希望小学开学剪彩。他和燕子还为是不是要带儿子一起回来而争论,因为那也是五月,美国的学校还没有放假,儿子要来就得旷课。他认为儿子不能为了这点事而耽误学习,但李燕坚持要带儿子回来。她的理由是:儿子从小就生长在一个优越的环境,必须要让他看看世界上更多的孩子是怎么生活的,让他体会帮助别人的快乐。李燕说还说,儿子的人格成长往往要比学习上的一点进步要更重要。在儿子的问题上,做妈妈当然有更多的发言权。于是他们全家三口就一起来了。

那天,他们就站在那间现在已倒塌的学校房屋前,小学的孩子们排好了队站在操平里。乡领导说话,校长说话,然后是王响说话,热热闹闹……当时这些人说些什么,包括他自己说些什么,他都已经忘记了。大概也都不过是些场面上贯见的漂亮话而已,记不得也罢了。

此时闯进他脑海的,是在回家的路上和燕子的一席谈话。

按惯例,希望小学可以由捐款人来选择命字,很多的希望小学最后都会以捐款人的名字来命名,如“王响希望小学”。当时乡里的领导问王响取什么名字为好。他踌躇着,不确定是以自己和李燕来命名,还是以父母的名字命名。于是就问李燕的意见。

李燕开完笑说:“没想到你这人名誉心还这么重?原来以为你只爱钱呢。”

王响说:“你就把你老公看得如此不堪吗?我再喜欢名利也不至于在一所乡村的希望小学的命名上斤斤计较。只不过是应应景,完成乡里领导的任务罢了。”

李燕说:“其实名利都是过眼烟云。就拿这所乡村小学来说,不管用谁的名字,它能存在多长时间?人们又会记得多长时间?开始几届的学生可能会知道谁是捐款修建它的人,也许还没等他们高中毕业,就忘记了。”

这个道理王响也懂,他说的应该也是真心话,并不在乎“一所乡村的希望小学的命名”。接着他也开玩笑地说:“像咱们这种水平的人,怎么样也应该有志于‘名留青史’,至少也该混个‘遗臭万年’吧。”

李燕悠悠地说:“‘名留青史’‘遗臭万年’又怎么样?你没看过红楼梦吗?记得那首‘好了歌’吗?‘世人都说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

王响说:“哎,李燕,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虚无主义啊?”他根本没看过‘红楼梦’,他对赚人眼泪的爱情小说没有兴趣。在中国古代的四大名著中,他只看过“三国演义”和“水浒”的故事小人书,看原著太麻烦了。

李燕说:“好,咱们不谈虚无主义,来点你的强项,物理学。”

“这和物理学能扯上什么关系?”王响笑了起来。当年李燕在大学的物理学作业,大部分都是他帮着做的。他不敢自称物理学家,但和李燕相比,物理学当然是他的强项。

李燕看了一眼王响,接着说:“当年那门天体物理入门的课程,我们俩是一起选修的。你记得吗?”

王响得意地说:“当然记得。期末考试我得了个‘A’,而你应该是‘B’。”
李燕老实地说:“其实,如果平时作业不是你帮我做的话,我的期末成绩可能是‘C’。但关键不在考试成绩。”

王响说:“哦?那你认为关键在哪里呢?”

李燕接着说:“你不会忘记天体物理的老师说过,我们的太阳有一天会变成‘红巨星’,它的光芒和热浪将急剧的扩展膨胀,会吞噬整个行星系统,包括地球,因此生命将不复存在……”

王响打断她的话说:“这是天体学的一点入门常识,无需上天体课就可以知道的。和盘托出你的底牌把。”

李燕不紧不慢地说:“既然地球、生命都会有一天不复存在,那‘名留青史’‘遗臭万年’就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次王响这个物理学的优等生,倒是让李燕这个“60分万岁”的垫底生给绕进去了。他嘿嘿一笑,说:“没想到李燕当年物理作业总不肯好好做,最后物理倒学出境界了。”

“境界不是学出来了,是悟出来的。你们这些‘学富五车’的学者不一定就一定有‘境界’,而我们这些没学问的家庭妇女也可能有自己独特的体会。佛家认为,心中有禅,就会处处有禅,家务事中可以见禅,物理学中也可以见禅。”李燕抬起头微笑地看着王响,充满自信,“这个物理高材生,也有被我作弄的时候?”想到这里,她甚至有几分得意。

“呵呵,没想到我还娶了个哲学家做老婆。”话谈到这里,王响的确有几分佩服李燕了,真的不知道李燕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睿智了。他用手捏了捏燕子的脸,这个女人常常会带给他一些惊喜。

他一直都把老婆当成一个弱者来保护,其实看来这个弱者是谁还说不定呢。好长时间,他们夫妻之间都没有这种心灵的交流了。全因为那道阴影。

他很期望也很享受与李燕的心灵交流,但他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因为他知道,下面,李燕就会将谈话的方向引到对他的秘密的追寻。而他什么都不能说,又不愿对妻子撒谎。他清楚李燕一直在试图寻找他的秘密,但那不会有结果,他自信他的骗局做得很高明,即使是金融专业人员也无可奈何。但是他怕燕子,她虽然不一定了解这个骗局的技术始末,但可以洞察他的灵魂,这让他无地自容。

于是他哈哈一笑结束谈话,说:“好吧,咱们听哲学家的,这所希望小学的名字就叫‘王家山希望小学。’”

两年刚过,‘王家山希望小学’就倒塌了。下一次,不管谁来捐助和修建这所小学,命名的游戏还会再做一遍。历史常常在转圈圈,就像地球一样。

这时,王响又想起了前几天在北川中学的废墟上遇到的杨老师说过的话:“我记得你是个很聪明的学生,难得的聪明。但要有大智慧,还要修炼哦。”

也许,我有的只是“聪明”,而李燕则更为“智慧”?然而一个人“聪明”如何?“智慧”又如何呢?

突然,他感到很思念妻子,应该说是离了婚的“妻子”。这一阵离婚的疾风骤雨不知道把她摧残成什么样了。她现在能顶住吗?

姐夫提醒他该回王家山了,要不然天黑之前就到不了家了。他转过了身,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做梦吧?他使劲柔了柔眼睛,再定睛看了看。

没有错,李燕就站在不远处。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相关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4 - 10.5) 海天文学 2010-4-08 周四, 00:01
《梦断华尔街》(第六章 明星交易员 6.4 - 6.6) 海天文学 2010-2-16 周二, 02:32
《梦断华尔街》(第六章 明星交易员 6.1 - 6.3) 海天文学 2010-2-09 周二, 10:30
《梦断华尔街》(第九章 断尾求存 9.4 - 9.7) 海天文学 2010-3-25 周四, 08:08
《梦断华尔街》(第九章 断尾求存 9.1 - 9.3)(中心妹妹:8卦来了) 海天文学 2010-3-19 周五, 10:00
《梦断华尔街》(第八章 与魔共舞 8.4 - 8.6) 海天文学 2010-3-12 周五, 09:57
《梦断华尔街》(第八章 与魔共舞 8.1 - 8.3) 海天文学 2010-3-06 周六, 09:04
《梦断华尔街》(第七章 波动基金 7.3 - 7.5) 海天文学 2010-2-28 周日, 00:40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董洁林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标签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博客热门文章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2020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