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博客   广告位价格  
海归论坛首页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注册 | 活动日历
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1 - 11.3)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1 - 11.3)   
董洁林
[博客]




头衔: 海归准将

头衔: 海归准将
声望: 专家

加入时间: 2009/05/15
文章: 2117
来自: 美国硅谷
海归分: 117262





文章标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1 - 11.3) (2610 reads)      时间: 2010-4-17 周六, 01:11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1

转眼到了8月,奥运会马上就要开始,刘克扬启程回中国。

在过去的几个月,老板彼得.林奇几次催促他对波动基金进行审计,但都被他用王响在为地震的亲人善后挡了过去,再推有点说不过去了。再说他也很想看看2008奥运会,就定在8月中旬来中国找王响谈谈审计的事,公私兼顾一举双得。

他的中学同学严晓舟开着一辆崭新的凯迪拉克来机场接他。严晓舟毕业于复旦经济系,现在上海一家证券公司任副总。他们在中学是最好的朋友,当年一个上了文科,一个学了理科,绕了一圈,现在又变成了金融界的同行。

坐进了豪华舒适的凯迪拉克,刘克扬打趣说:“晓舟,股民把你们喂得很肥啊。新车换了一辆又一辆,房子买了一栋又一栋。”

“这两年是还不错。不过和你们华尔街的大亨相比,我们就刚刚够脱贫的水准而已。” 严晓舟嘴里谦虚着,心里难掩得意。中国这十几年经济的突飞猛进,让一大批人发了,包括严晓舟。“你今天有什么安排?”

刘克扬拿出手机,说:“我先打个电话再说。”他拨出了波动基金上海办公室的号码。电话很快通了。

“波动基金吗?请王响接电话。”

“对不起,王总现在不在。您是否要留言?”

严晓舟在一边说话了:“你认识王响?那小子可神了。”

听严晓舟这么一说,刘克扬没有留话就挂断的了电话。“王响是我大学同班同学。怎么,你也认识?”

“这世界就是小,混来混去都是自己人。”严晓舟很乐。

“波动基金是我的客户,他们在中国的所有交易都是我们公司做的。”然后他就大概讲述了他所知道的王响的故事。

严晓舟说:“王响在中国的投资做的很不错,尤其是在2007年,大赚了一笔。他的投资都是大进大出,市场大波动抓得准。2006年初开始入市,两年下来差不多百分之三百的回报。这小子07年11月在市场顶点时差不多全数卖出,不过今年3、4月份又进场,现在给套牢了。我听人说他在美国市场也做得很好,最神的是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大捞了一笔,几个月就翻番。国内不少有钱人都私下找他投资美国,一方面分散将资金全部放在中国市场的风险,另方面也希望将资金转移国外。”

刘克扬听了觉得不对劲。这样的操作风格和他看到的LCG的“2号基金”的投资数据相差甚远,更本不像是同一个人所为。一个人的投资风格基本上是这个人的天性决定的,犹如一个人的文章和字迹,不可能随便变化。

“波动基金在中国有多少可转换债券的仓位?”他想起LCG在波动的投资中,有一小部分中国公司的可转换债券。

“王响从来不做可转换债券,这对他太沉闷了。”严晓舟肯定地说。

“晓舟,能不能让我看一看波动基金的交易数据?”刘克扬好奇地问。

“这恐怕不行。我们对客户资料有保密的义务。”严晓舟犹豫。

然后刘克扬就说了他们LCG资产管理公司和波动基金的关系,以及他这次来中国的目的之一就是搞清楚波动的投资情况和可能的风险。他只是简单看看波动的交易情况,不会拷贝,请求老朋友帮帮忙。

严晓舟考虑了一下,最后同意了。“我可以让你看一个小时。但绝不会承认这件事发生过。”其实,严晓舟愿意承担风险的原因,是希望将自己的妹妹介绍给刘克扬。

刘克扬说了一声“明白”,他们就直接开车去了严晓舟的公司。

严晓舟所在的证券公司其实也在浦东的金融大厦,与波动基金在同一栋楼里,不同的楼层而已。刘克扬坐在严晓舟的椅子里,目不转睛地看着波动基金账户里的数据。

“怎么波动基金登记的不是外资企业而是内资企业?还有波动在中国的法人代表也不是王响?”一打开波动基金账户,刘克扬就注意到了这个。

“你可能对中国情况不太了解。外国人和外国机构一般是不容许在中国的股票市场交易的。要取得QFII的资格 - 即所谓的合格境外机构投资人(Qualified Foreign Institutional Investors),批准门槛是很高的。到目前为止,也就是世界上最知名的一些金融机构得到了这种资格。所以不少像王响这种中国通,就用亲属的名义在国内开一家内资公司,然后用这家公司的名义在股市上投资。我们有不少这样的客户,只不过一般规模比波动基金要小。”严晓舟显然是这方面的行家。

正如严晓舟所说,波动在中国的股市投资是大进大出。这样的交易风格,如果赌对了市场的方向,盈利会不错。但从风险管理的角度,是灾难性的。刘克扬一边看数据,一边心算该投资组合的震荡幅度和风险系数,大大超出他见到的“2号基金”的投资风险,可以说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绝对不是同一个交易员所为。

“波动基金在中国还有别的交易员吗?”刘克扬疑惑地问。

“他们雇的人好像都是打杂的,好像没做什么交易。”严晓舟回答。

“你确定波动所有的交易都是在你们证券公司做的?”刘克扬要确认这一点。

“肯定。由于波动户头较大,我们给他很好的费用折扣。”严晓舟肯定地说。

“波动在中国注册的是一家内资公司,那么他们的外汇兑换和进出是怎么做的?”刘克扬又提出了新问题。

“波动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你知道国内有不少大款请波动为他们做境外投资。如果是我,我可以用中国投资者的钱,投资中国股市,无需汇出。如果这些投资者在境外需要钱,直接从公司境外的户头支取即可。据说也有些人将已经汇出境外的资金交给波动投资。”严晓舟说。

“这样操作太不规范了。”刘克扬思索着,他想起了曾经在波动上海办公室遇到过的那个大款赵总,应该就是这一类人。波动有洗钱的嫌疑。

“你对中国的国情不了解。这些做法其实是很常用的。”严晓舟笑了一笑。

“我看见波动的户头里最近几个月有好几笔大额取款。不知有什么原因。”刘克扬又问。

“这个我也不清楚。听说最近四川大地震,王响大笔捐款。亲属安置方面也可能需要钱用吧。”严晓舟说。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完全把中国的波动基金当成了个人的资产。”刘克扬说。这里面有太多的问号,他还需要时间整理思路。“晓舟,太晚了,我们去吃饭吧。”

“走,吃饭去。”严晓舟早就等着这句话了。

他们挑了一家上海本邦菜的饭店。一边吃饭,刘克扬的思路还是没有从王响的波动基金转移开来。“晓舟,国内随便注册的一家企业就可以为客户管理资金吗?”

“当然不行。只有专门授权的金融机构才可以为客户做金融服务。而为客户做境外的投资,更是需要特批,即所谓的QDII - 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ualified Domestic Institutional Investors)。王响的做法估计是打了个擦边球。我有一个大款客户也在波动有些投资,据说于王响签订的是借款合同,利息挺高,比那些正规的境外金融机构要好太多了。” 严晓舟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和盘托出。

“王响这小子挺能冒险走边锋啊。”刘克扬略有所思。

11.2

刘克扬还是住在波特曼酒店,他不愿住在家里时时听母亲唠叨他的婚姻问题。
接下来的几天,刘克扬人虽然在休假游玩,但波动基金的事一直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看了波动的交易数据,他没有急着去找王响,他需要大概理个头绪。
最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王响的投资风格与他曾经研究的“2号基金”相差这么远?
为什么波动在中国的帐户里根本看不到“2号基金”的可转换债的仓位?
王响为什么冒着违规的风险,要以高额利息来吸引中国的投资者?
波动在中国的操作如此不规范,就像一家个人公司,那么它在美国的操作规范吗?
也许波动在美国还有别的交易员,以致交易风格和结果与王响浑然不同?
……

这天早上刘克扬醒得很早,看看表才凌晨3点多。“该死的时差。”他算算此时在纽约应该是下午3点多,股市刚刚关闭。他决定给波动纽约办公室打个电话,他有太多的问题,而答案必需一个一个地找。

“是波动基金吗?我是Tim Liu,LCG的风险总监。我有几个问题要问问王响先生。”刘克扬用纯正的英语礼貌地说。

“王响博士在上海。”波动基金的秘书小姐接的电话,她知道LCG是公司的大客户之一。

“只是一个技术问题。我能不能和其他交易员谈谈?”刘克扬又问。

“对不起,交易方面的事都是由王响博士亲自掌握。要不你留下联系方法,我转告王博士?”秘书小姐很抱歉。

“不用了,我自己直接给王博士打电话。”刘克扬说完挂了电话。

“波动所有的交易都是王响所为?”但是2号基金的交易绝对不是一个人做的。

还有,由于刘克杨知道的斯芬伯格基金和LCG在波动基金的投资额度,他估计波动基金的资金规模应该超过10亿美元。这么大的基金,仅仅由一个交易员来做投资是很困难的。

漏洞太多了!刘克样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这时有一个想法闯入他的脑子,吓了他一跳:“2号基金的交易数据是假的!”他想到了他曾经为2号基金提出的那些红色警告。是的,只有事后“做”的数据,才可能那么完美。

“如果真是这样,这是欺骗客户。”刘克扬捏了一把汗。“可是他为什么要给LCG提供假数据呢?是企图截流多余的盈利?还是掩盖投资损失?或者改变风险指标以取得像LCG这样的投资者的信任?”

“Ponzi! (庞氏骗局)”又一个概念闯进了他的脑子,他脱口而出,惊得从床上弹起来。既然交易数据是假的,那么所谓的回报和风险指标也都是假的了。

庞氏骗局(Ponzi scheme)是一种古老和常见的投资诈骗,是金字塔骗局的变体,这种骗术是以一个名叫查尔斯•庞齐(Charles Ponzi)的投机商人命名的。它以不正常的高额回报来骗取投资者加入,但投资者的回报并非来自真实的投资活动,而是来自新加入投资者投入的资金。庞氏骗局中的回报率一定是很高的,这样才能引诱新投资者加入。一旦新加入的投资者减少或停止,庞氏骗局就会崩溃。

查尔斯•庞齐是一位生活在19、20世纪的意大利裔投机商,1903年移民到美国,1919年他开始策划一个阴谋,骗人向一个事实上子虚乌有的企业投资,许诺投资者将在三个月内得到40%的利润回报,然后,庞齐把新投资者的钱作为盈利付给最初投资的人,以诱使更多的人上当。由于前期投资的人回报 丰厚,庞齐成功地在七个月内吸引了三万名投资者,这场阴谋持续了一年之久,那些被利益冲昏头脑的人们才清醒过来。因此后人称这一类的骗局为“庞氏骗局”。

古今中外,大同小异的“庞氏骗局”比比皆是。有的是骗愚蠢的人,有的是骗“聪明人”。美国政府每年都会抓出好几个“庞氏骗局”的罪案,而没有被抓出来的就更多了。中国也有许多变了种“庞氏骗局”,叫做“非法集资”。刘克杨记得80年代末无锡有个闹得沸沸扬扬的非法集资案,主角是一个名叫邓斌的傻呼呼的老太太,号称自己有北京的政治背景,用高额回报为诱饵,在社会上集资三十几亿,最后事情败露给判了个无期徒刑。其实那不过是个简单的“庞氏骗局”。

想到这里,刘克扬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与那些传统的“庞氏骗局”相比,波动基金虽然用了很多聪明而复杂手段来迷惑投资者从而掩盖真相,但基本做法和“庞氏骗局”很类似,第一所谓投资回报是假的,第二用新的投资者的资金在支付老投资者的所谓“回报”。如果真是这样,那么LCG的投资就有可能化为乌有。

他坐立不安,在小小的旅馆客房里度来度去,想立刻向LCG总部报告,但再想想又犹豫了。他应该怎么和林奇说呢?凭他的东拼西凑的想象,就给人扣上犯罪的帽子,是不公平的,也很难让人信服,因为很多事情都可能有其他多种解释。特别是这个被怀疑的对象还是自己的老同学,作出这么严重的指责必须慎之又慎。现在只能催促波动赶快进行审计,由权威机构从正面找出真相。

必须尽快找到王响!刘克扬这时有了一种格外的紧迫感。

11.3

差不多同时,李燕也带儿子回到了上海,她住在复旦校园父母的家里。这次中国之行目的之一是带儿子来看奥运会的一些竞赛项目,同时也希望找到王响和他当面再谈一谈。

李燕相信王响离婚并非移情别恋而是另有隐情,她也很记挂四川亲人的情况。自从从四川回美国后,她给王响发了好几个EMAIL,回信总是很简短也有几分客气,如“一切都好,谢谢。”明显地在保持距离。

透过波动基金上海办公室的人员,她大概知道这一段时间,王响在上海和四川之间奔波。

回到上海的第二天,父母带小胖猪去街上玩,李燕就去了浦东金融大厦。这是她第一次来到王响的上海办公室。事实上,除了波动最开始在芝加哥开张的时候,她去看过王响公司,她没有访问过任何其他波动的办公室。

走进浦东金融大厦,她看了看大厦墙上贴的公司名录,然后乘电梯来到了53层,进入波动的办公室。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前台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热情地迎接她。

珍妮。李燕从女孩胸前的名牌看到了这个名字。这是一个熟悉的名字,芳芳和她说过,王响在上海的女朋友,就叫珍妮。是她吗?

“我叫李燕,来找王响。”李燕不动声色地说。

“王总现在不在。您和他有约吗?”珍妮待人接物很专业。

“我们没有约。我可以在这里等等吗?”李燕接着说。从这个女孩的反应,她好像根本不知道“李燕”这个名字。这不像是一个和王响有亲密关系的人,他不可能连他离婚太太的名字都没告诉情人。

“当然可以。但是我不知道王总什么时候回来,请您到会议室等候吧。”女孩把她带到了会议室。

李燕跟着她来到了会议室。布置得不错,但不是王响的风格。她在会议室里转了一圈。珍妮出去后,沏了一杯茶送到了会议室。

“我可以在王响的办公室等他吗?”李燕问珍妮。

“这个……不太好吧。只有王总自己才可以把客人带去他的办公室。”珍妮犹豫地说。

“哦,你不要为难,我是他的太太。在那里等都一样。”李燕微笑着说,她当然不会说是“前妻”。

“哦,原来是王太太。对不起,我现在就带您去王总的办公室。”珍妮恭敬地说,然后做了个“请先走”的手势,然后还把给李燕沏的茶也顺手带过来了。

李燕跟着她来到了王响的办公室。她现在可以100%地确信这个女孩和王响没有任何私人关系,她对自己的直觉很有自信。

“您是否要我和王总的手机联系?”珍妮边走边问。

“不用了。我已经联系过了,他的手机没电了。”李燕说。

珍妮把李燕安置在王响的办公室就回到前台她自己的岗位上去了。李燕在王响的办公室漫不经心地看着,办公室布置的精美豪华让她吃惊,这和那个原始的波动芝加哥办公室完全不一样了。他相信王响有这个经济实力买这些昂贵的家具和摆设,但他没有这个品味。

那么还有一个女人?

张德元在上海看到的应该就是这个珍妮,因为芳芳说过是波动的女秘书,可是从这个珍妮对她的态度和眼神,她完全感受不到一个“胜利者”的骄傲,或者一个情敌的嫉妒,这女孩的眼里顶多有点“好奇”。她想起来王响说过有一个客户,热心帮助他设计波动的办公室,这里应该是那个客户的口味了。

李燕坐在这里瞎想,有很多疑问。可是我们已经离婚了,挖掘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

李燕看到王响办公室有一个门,好像是通往另一间房子,她走过去拧开了那门,没有锁。开灯一看,这是一间交易室,一张很大的丁字形桌子,放了好几台电脑……和王响在家里的办公室摆设几乎一模一样。这才是真正的王响!

等了一会,她不清楚王响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但她已经得到了很多信息。于是她就在王响的办公桌上留了一个纸条就走了。纸条上仅仅画了只燕子。


到了下午,王响终于打电话给李燕了。电话一接通,他就急切地问:“你在哪里”。李燕告诉他:“在复旦。”然后他就说:“我马上过来。”

李燕觉得他的声音里好像有几分激动,于是她的心也立刻怦怦地跳起来。她打开箱子,衣服换了一套又一套,只恨自己随身带的太少了。

“也许……”她脑子不停地胡思乱想,弄得自己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她最后挑了套米色真丝的无袖套裙,别上那枚结婚十年王响送给她的燕子形状的钻石胸针,就急切地出去了。

他们约定在学校理科图书馆的附近见面。她知道自己出来得早了些,于是就在校园里慢慢地散步。可能是暑假期间,路上行人稀少。穿过曲径通幽叠山枕水的燕园,绕过那栋罗马建筑风格的楼房“小白宫”,就到了那条当年被他们称为“小淮海路”的林荫道了。

路边的梧桐树将午后的斜阳遮得很密实,盛夏季节这里也阴凉清新。一阵轻风吹过来,二十年前的往事,就顺着这条林荫路徐徐迎面涌来。

“小淮海路”和它的荫凉曾经属于李燕和王响。多少个清晨和黄昏,他们沿着这条路在宿舍、图书馆和教学楼之间或匆匆而行或牵手漫步。

“一恍二十年了。”李燕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小淮海路”上已经物是人非。

有人解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就是“幸福的时光让人觉得短,痛苦的时间让人觉得长”。她的幸福时光在几个月前嘎然而止。我不能放弃。

站在理科图书馆的门前,李燕远远看见王响走了过来,脚步带着小跑。“还是那个王响。”李燕松了一口气,对王响的肢体语言,她太熟悉了。只是整个人穿戴得土拉巴几的,一副落魄的样子。李燕肯定地笑了“他没有别的女人!”

看人不能只听其言,还得观其行。王响一直都在言不由衷!李燕此时很开心,很长时间都没有这么开心了。前一段时间生气加上伤心,让她的眼睛看不见真相,心也不能辨别真伪。

“这么热的天,你跑什么?”李燕怪罪地说,还是那种妻子的口吻,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多少天没换衣服了?皱巴巴的。”

“对不起,我来晚了,燕子。”王响看着李燕,尽量抑制自己激动的情绪。

远远地看见李燕站在图书馆前的梧桐树下,倩影依依,让他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他多么希望沿着时光隧道回到二十年前。

过去几个月他收到了李燕的所有电子邮件,每次都会激动好长时间才能平复。但他不能和李燕的距离太近,怕事情没有转机,再次伤害她。但当他知道李燕和儿子来了中国,就再也忍不住地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

听到他这一声“燕子”和声音里夹带的温柔,李燕的眼泪忍不住就留下来了。他没有变,依旧是我的爱人。

“哭什么?别人还以为我在欺负一个老太婆。”王响希望开个玩笑,但心里也是一阵发酸。

“你还没欺负人吗?骗我离婚。”李燕的眼泪更是打开了的水龙头,不可控制地大流了起来。

王响连忙伸手给李燕擦眼泪,手有些微微颤抖。一阵茉莉花的香气从李燕的身上飘过来,王响觉得心旌摇荡……

“别难过了,事情会好起来的。”他一不小心就像是默认了离婚是另有隐情。此时的王响比任何时候都希望将波动基金的麻烦解决掉,然后与燕子和儿子重新在一起。

李燕停止了哭泣,这次,她不想和王响再绕圈子,急切而直接地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我能做什么?”

王响叹了一口气,知道瞒不过李燕,但也不愿意她搅合进来。就敷衍说:“是有些小麻烦。但你帮不了什么忙,只要你好好带着儿子就行了。目前这样的安排是最好的了。”

最近虽然LCG没有继续在审计问题上催促他,但危机并没有过去。近几个月由于四川地震,他花了很多钱,而股市方面也变得更差,于是波动基金的漏洞越来越大了。但他不会放弃最后的努力的机会。

“带儿子用得着你说吗?可是你不要把什么都扛在自己身上。”李燕焦急地说。

王响不愿意就此事再讨论下去,就将话题转向了儿子。李燕于是又将儿子的近况大概介绍了一下,她要王响着今天抽空带儿子去看一些奥运会在上海赛区的比赛,王响同意了。然后她又问起四川亲人最近的情况。王响告诉了她,姐姐一家被安置在上海的情况。

“姐姐交给我来照顾吧,我对上海比你熟习,做事方便。”李燕想到了这件可以做的事,王响点点头同意了。李燕很高兴,因为王响还是把她当成家里人。

她在考虑接下来要和王响去哪里,她不想把王响带回家,她希望今天晚上他们能单独在一起。是回浦东的公寓,还是找个旅馆?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上一次由董洁林于2010-4-17 周六, 09:25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相关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4 - 11.6) 海天文学 2010-4-22 周四, 06:30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4 - 13.5) - 完结篇 海天文学 2010-5-14 周五, 01:14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1 - 13.3) 海天文学 2010-5-11 周二, 06:31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5-12.8) 海天文学 2010-5-04 周二, 08:20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1 - 12.4) 海天文学 2010-4-28 周三, 08:52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4 - 10.5) 海天文学 2010-4-08 周四, 00:01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1 - 10.3) 海天文学 2010-3-30 周二, 10:49
《梦断华尔街》(第九章 断尾求存 9.4 - 9.7) 海天文学 2010-3-25 周四, 08:08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董洁林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标签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博客热门文章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2020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