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博客   广告位价格  
海归论坛首页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注册 | 活动日历
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4 - 11.6)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4 - 11.6)   
董洁林
[博客]




头衔: 海归准将

头衔: 海归准将
声望: 专家

加入时间: 2009/05/15
文章: 2117
来自: 美国硅谷
海归分: 117262





文章标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4 - 11.6) (3162 reads)      时间: 2010-4-22 周四, 06:30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11.4

“哈哈,好个温馨的廊桥会。”一阵笑声打断了王响和李燕的卿卿我我。刘克扬从林荫道上走了过来。

“刘克扬?你也回国来了?”李燕很惊喜在复旦园碰到了老同学。然而此时王响最不愿见到的人就是刘克扬。

“是啊,看奥运会,百年难遇的机会。”毕业后,刘克扬是第一次再见李燕。“李燕还是风采依旧啊。”

“都老太婆了,还拿人开心。你来复旦是找人还是旧地重游?”李燕问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是来找王响的,需要和他谈谈我们LCG有关审计波动的事…”

“老同学一见面就谈工作多扫兴?我们还是叙叙旧,说些开心的事。”王响打断了刘克扬的话,并用眼光制止他说下去。

刘克扬立刻理会了王响不希望李燕参与他们的谈话的意图。于是就哈哈哈地将话题转去了谈论老同学和老师的近况。谈了一会儿,刘克扬没有离去的意思,他好不容易找到了王响,今天一定要将审计的事与王响谈谈。李燕看天色不早了,就提议一起去吃晚饭。

但王响说:“李燕,我和刘克扬还有些事情要谈,你先回去吧。”声音又恢复那种距人千里之外的冷淡。他知道危机又在敲门了,必须和李燕保持安全距离。

大家都是聪明人,李燕看见了王响和刘克扬之间的眼色交换。她突然明白王响的麻烦和钱有关,也和刘克扬的LCG公司有关。

也许刘克扬能帮我解开这个谜。李燕想。

她有几分不舍地看了王响一眼,但还是转身走了。她相信王响不让她参与这些事有他自己认为重要的原因,她需要给男人留足够的空间和面子。

“燕子,自己在家别忘了把门窗关好了。”王响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李燕心里一震,“他在向我告别吗?”她的脚步停了一下,但没有回头。

我不会和你告别。她要尽快结束中国的行程,回美国把房子卖了,也许可以帮王响填补一些亏空。没有丈夫的房子,根本就不是个家。

李燕走后,刘克扬说:“对不起,打扰你们夫妻的雅兴了。我也是被老板催的没办法。”

“没什么,我和李燕已经离婚了。”王响淡然地说。

刘克扬吃了一惊,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觉着刚刚看见他们在一起不像是感情破裂的样子,但也不好再追问下去,于是自嘲地说:“现在咱们俩可以结伴去外滩喊一嗓子了。还可以比一比谁的回头率高些。”

“关于审计的事,你看能不能再推一推?我最近精力都在四川方面了,有点顾不上。”王响知道刘克扬要谈的主题,于是就直接说了出来,显然是希望这个老同学再帮帮他。

“这个情况我也清楚。我已经为你推过几次了,现在老板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下个星期必须开始审计,我也无能为力了。”如果刘克扬不知道波动的违规操作情况,或许还会再为他争取一些时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对于一个自己都怀疑的可能的金融诈骗,他希望尽快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如果我不同意呢?”王响很不高兴。

“那我们就只好立刻全部撤资了。”刘克扬丝毫不愿退让。

“这太过分了吧,听上去像是最后通牒。至于嘛,老同学!”王响试图敷衍刘克扬。LCG这个大客户的全部撤资对于波动基金是一个很大的冲击,王响当然不希望现在发生这种事,他需要资金来扳回投资损失。

“那是因为我知道得太多了。”刘克扬叹了一口气。

“什么意思?”王响有些警惕。

“我认为波动基金提供给LCG的数据是假的。”刘克扬冷静地说。

“你说话要有根据。”王响吃了一惊,心里在快速猜测刘克扬都知道了什么。

“我有感觉,但没根据,所以要求审计。”刘克扬说。“波动提供的交易数据细节太完美了,根本不能用任何模型重复。还有波动提供给LCG的数据所呈现的交易风格,根本不是你王响所为,而波动并不存在第二个交易员。我还知道,波动在中国有很多违规操作,这对于投资者来说是极大的风险,法律风险。”

“细节太完美了?这也算理由吗?你这样东拼西凑,分明是找茬,是在嫉妒我的成功吧?”王响嘴上强硬着,心里在想:“原来是‘完美的细节’出卖了我。”

“你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就是‘完美得不真实 - Too good to be true’。至于嫉妒,我曾经是嫉妒过你,也佩服过你。我嫉妒你得到了李燕的爱情,也佩服你能白手起家将波动基金做得这么好。”刘克扬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但我现在更多的是为你担心。”

“担心什么?”王响不以为然地说。

“我担心会看到一个‘庞氏骗局’。”刘克扬缓缓地说。

“‘庞氏骗局’?你很有想像力。再说‘庞氏骗局’又怎么样?美国政府的社会安全保障基金不就是一个公开巨大的‘庞氏骗局’吗?”王响四肢发冷,他明白刘克扬已经将波动的底牌看穿了,但他不会放弃最后的努力。

“再说华尔街的那些金融大鳄,人人都贪婪成性,奢侈无度,用合法的手段去挣不道德的钱。一次又一次地冲垮人家的公司,冲垮一个国家的经济。你也太书呆子气了。”王响接着说。

“王响,人必须生活在社会的法律和道德的构架之内,否则就会遭到惩罚。”见王响不以为然的样子,刘克扬很着急。

“说到道德,你去打听打听,从美国到非洲再到中国,我捐了多少款去救济穷人?我问心无愧。”王响有些激动地说。

“对于你的慈善举动,我已经听说了。可是你不能‘捐’别人的钱,你没有权利去任意分配为别人管理的资金。所谓用华尔街大亨的钱去救济穷人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拿LCG在波动的投资来说,那是从退休基金中抽出来的,是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在退休后赖以生存的血汗钱。我们每天接触的这些数字,背后都是一个个鲜活的家庭和他们的寄托的希望。”刘克扬叹了口气。

王响这时冷笑了一下说:“刘克扬,你不要告诉我,你进入金融界是为了学雷锋帮组‘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不要唱高调了,大家都是明白人。”

刘克扬停顿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当年进入金融界是因为高薪的诱惑,为此他背叛了自己的理想,现在想来也觉得心里不舒服。但他还是开口了:“我不是一个高尚的人,加入金融界是因为钱的引诱。但是,我可以拒绝堕落,可以不去害人。况且在现代社会,劫富济贫的罗宾汉和打家劫舍的梁山好汉,同样是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你好像认定我违法乱纪了,真无聊。这样好了,你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争取尽快回纽约处理这个事情。到时候实事会还给我一个清白。作为老同学,你不会拒绝这种合理要求吧?”他要利用老同学的关系争取最后扳回老本的机会。他侥幸地期望在这一个月内,有什么奇迹发生让他再大笔盈利,然后将窟窿填上。

“你是否违法乱纪不是我的事,但我有责任保护我的投资者。”虽然感觉到王响已经在乞求他,刘克扬还是有几分犹豫。

王响生气地叫了起来:“刘克扬,你不会以为我会卷款逃跑吧?太可笑了。你干脆直接起诉我好了,何必绕一个圈子来做什么审计?”

“看复旦的面子,我同意把审计定在一个月后。再见。”见王响把话说到这份上,刘克扬也只好接受了,也许几个星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差别。至少,他有一个确定的审计日期可以向老板交差了。

他们自然是不欢而散,这对朋友是难以再做下去了。


11.5

8月底9月初,李燕、王响、刘克扬都先后回到了美国。

李燕回到硅谷家里立刻就着手卖房子的事宜,这个时候,这么昂贵的豪宅卖起来已经不那么容易了。当朋友问起她为什么卖房子,她就说是家里人少而房子太大了,收拾起来太费劲,绝大多数的朋友都不知道她和王响离婚的事。芳芳知道她离婚了,认为她卖房子是顺理成章的事,没有细问她。她还是请陈明做地产经纪人,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她还打算忙过这一阵就和刘克扬联络,打听一下王响职业活动的细节。对此她很有些惭愧,夫妻这么多年,最后还要从别人那里了解自己的丈夫。

王响去了纽约,吃住都在波动基金办公室。他最后是不会让LCG来审计交易的,他会在审计前让他们将资金撤回去。但他希望尽最大的力量在LCG撤资前扳回些投资,即使小有斩获也好。

刘克扬回到LCG上班,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会发生。王响的那句“卷款逃跑”的话一直在他的耳边响着。为什么就不会“卷款逃跑”呢?什么都是可能的。但他也确实没有向老板揭露王响的骗局的有力证据,于是给老板林奇写了个报告,说目前股市不确定因素太多,需要从所有对冲基金立刻减小投资额度一半,以规避风险,这当然也包括波动基金。林奇认为一下子从所有对冲基金赎回一半太多,就决定全面赎回1/4资金。后来才看出,刘克扬的这个建议,为LCG资本管理公司减少了很多损失。


时间到了2008年9月15日,离王响和刘克扬约定的审计日子只有一个星期了。

王响早上一打开电视,金融世界的头条消息就是:美国第三大证券公司雷曼兄弟(Leman Brothers)投资公司倒闭。正在纽约交易所进行播报的CNBC的女播音员一反平时盛气凌人的姿态,惊恐地说:

“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15日凌晨发表声明说,公司将于当日递交破产保护申请。

雷曼兄弟公司董事会在14日苦寻买家未果后做出了申请破产保护决定。据内幕人士说,英国第三大银行巴克莱银行在美国政府拒绝提供财政担保后决定退出拯救雷曼兄弟公司的行动。而后,美国银行也宣布退出对雷曼的收购,转而收购美林公司。

在政府拒绝救命、收购退路全断之后,雷曼兄弟公司最终决定,根据美国破产法案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一旦申请得到批准,雷曼兄弟控股公司将在破产法庭监督下走上重组之路。

拥有158年历史的雷曼兄弟公司在美国抵押贷款债券业务上连续40年独占鳌头。但在信贷危机冲击下,公司持有的巨量与住房抵押贷款相关的“毒资产”在短时间内价值暴跌,将公司活活压垮。”

背景中的纽约股票交易所大厅里的交易员们在疯狂地奔跑……

CNBC的电视画面切换给了另一个男播报员,他正站在雷曼兄弟公司位于纽约时报广场附近第七大道的总部门口进行播报。他快速地说:

“面临公司破产的凄凉前景,雷曼兄弟公司在曼哈顿纽约时报广场附近第七大道的总部门 口14日夜间人来人往,不少公司员工携带着纸盒子、大手袋、行李袋甚至拉杆箱走出大楼,一些人拿着印有公司名字的雨伞和装在画框内的美术品,一些人眼睛湿润,更有一些人低声哭泣,相互拥抱道别。

除了公司员工,面对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心中最为焦急的可能是投资者与在公司开户交易的客户,以及全球雷曼兄弟公司债券的持有人。”

从此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呼啸而来。

这一幕对平常人来说虽然不像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发生时那样震撼人心,但对于一个有经验的金融人,王响知道这是一场威力大大超越‘9.11’的爆炸。当日道琼斯指数暴跌五百多点,是自2001年9月11日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各类股市指数像自由落体一样往下掉,而波动基金户头里的资金也向水一样地哗哗流掉了……

一切都结束了。

王响知道他已经输得太惨,投资已经无可挽回了。很奇怪,他顿时觉得一阵轻松。

此时,他想起了那个曾经烦扰过他无数次的裸奔的梦境,他现在已经不需要什么弗洛伊德的理论来解析此梦了。金融海啸带起的大潮铺天盖地,谁都知道,大潮回落之时,污垢就会暴露无遗。

王响想了想,看最后还有些什么事需要处理。他为自己在网上订了一张三角航空公司的飞机票,从纽约途径佛罗里达的棕榈滩停留一个半小时,然后飞旧金山。他收拾了一下办公室的东西,关掉了电脑、电视和一切可以联系外界的电子器件,然后就从容地离开了办公室。

临走前,他交给了秘书小姐一个厚信封,说是给她的奖金。秘书小姐笑了,“王先生总是这样慷慨。”这不是她第一次拿到这种无需付税的现金奖金了,但她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


11.6

王响乘坐的三角航空公司波音737飞机大约一个多小时就从纽约的肯尼迪机场到达了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机场,他需要换乘另一班飞机去旧金山。

棕榈滩机场是一个小机场,他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从一个候机点走向另一个候机点。在途中,他拐进了机场的一个卖书报的小商店,书店此时没人,他径直走到收银台。

“女士,能否请你为我做一件事?”他将一个封好的大文件信封放在收银台上,对收银员请求说。

“什么事?”收银员是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大嫂。

“能否请你将这份文件帮我寄出去?地址都已在信封上,邮票也已经贴好,只需找一个方便的邮筒投进去就可以了。”王响说。

收银大嫂看了看那个大文件袋,是邮寄到纽约的一个地址。同时她也看见的王响放在文件袋上的那一百美元,她知道这可能是做这件小事的酬劳。但她还是多心地问道:“机场里面就有邮筒,你可以自己投进去。”

王响说:“是这样的,这份邮件需要在10天之后投递,否则收信人将不在家,收不到东西,邮件就可能遗失。我准备出国一段时间,只好拜托你帮帮忙了。”

这举手之劳,既帮了别人的忙,又得到了100美元的收入,这是一个收银员10个小时的工资,收银大嫂于是愉快地答应下来了。“你可以完全放心。”大嫂微笑着对王响说。

王响将文件包和那一百美元交给了那位大嫂,然后继续乘飞机飞往旧金山。


下午4点多,飞机到达旧金山,王响自己租了一辆汽车,沿着280公路开回到他位于洛加图山的家。他想最后看看妻子和儿子。

他很喜欢在280号高速公路上开车,今天路边的景色就更加让他着迷了。这是一条蜿蜒曲折躺在硅谷靠太平洋的那道山脉怀里的高速公路,因为有海洋空气的滋润,路边山峦上的树草常年郁郁葱葱。现在是九月中下旬了,山里已经开始出现雾气,在这片丘陵之中缭绕,有一种神秘的美丽。硅谷的雨季很快就要到来了。

他的车来到了帕洛阿尔托(Palo Alto)城市附近,这里是著名的斯坦福大学所在地。他一直对大学有一种莫名的向往,是一所又一所著名的大学,像玩接力赛一样,把他这个农村的孩子送上了人类智慧的尖端。每次有朋友来访硅谷,他都会带他们参观斯坦福大学。他本来应该有机会在这样一个美丽的校园里成为一个桃李满天下的学者的……

他打开了车窗,风呼呼地劲吹过来,打在他的脸上,好像有几分疼痛。他一踩油门,车加速,帕洛阿尔托很快就被抛在了身后。

最后他的车从Arastradero 路的那个出口下了280高速公路,开进了一片掩藏着不少豪宅的小丘陵之中,这里就是硅谷著名的洛加图山市了。它是硅谷最小的一个城市,总共只有9千来个居民,是许多硅谷公司的老总们选择这个安静的小城市安家。

王响沿着曲曲弯弯的山路开了一会,最后将车在离家一条路的地方停下来,然后徒步走过去。家里的门口已经挂了一块“房屋待售”的牌子,他知道是燕子在卖房子 - 为了他。

他绕过了一片小树林,悄悄走到了家里后院附近,躲了起来,他不愿意让他们看见他。一只公鹿走过来在他的附近吃草,他们互不干扰。

等了一阵,燕子和小胖猪终于出来了。他们都穿了同样的椰子树图案的T恤衫,这款T恤衫王响也有一件,是他们全家去夏威夷旅游的时候买的,燕子当时说这是“家庭团队服”。我已经不属于这个团队了。

T恤衫裹在儿子小胖猪身上已经有点紧,他又长高了、长大了。好好照顾妈妈,男子汉。王响在心里说,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母子俩有说有笑地拿着工具开始种些花花草草,大概是希望在卖房前将院子打扮得更漂亮些好卖个好价钱。太迟了,也太少了。王响很感动。谢谢你们。

他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只能猜测。他们说什么呢?是谈儿子学校的事吗?不会,不管是爸爸还是妈妈和儿子谈学校,他都会想办法尽快把他们给糊弄过去,不会是像现在这么开心。也许是谈儿子喜欢的军事题材?也不会,这是他和儿子的专项对话,燕子插不上嘴。也可能他们是在说暑假的计划?

他想起了儿子小时候,大概是一岁多一点,很喜欢坐在他的肩膀上,在家里走来走去。他说:“宝宝好重”,儿子就说:“宝宝是小胖猪。”

“小胖猪……”他轻轻地叫了一声。

他们现在也许是在谈论他这个爸爸?……燕子告诉儿子他们离婚的事了吗?儿子一定很失望?……他心里一阵抽紧。

这是多美的一幅图画!他饥渴地看着,希望记住这每一个瞬间。最后天色渐渐晚了,妻儿收拾好东西进房去了。王响很舍不得他们的离去,他又默默站了一会就走了。

他是该走了。

对于人生最后的一天他已经想过了好多次,所以并不感觉那么害怕,只是一直在脑子里辩论用什么方式离去更有意思。上吊和吃药都太女人气了,跳楼可能会吓着很多人,开枪应该很痛快但缺少创意。

对了,临走之前应该玩一玩。好吧,去夏威夷潜水。

王响乘飞机来到了夏威夷檀香山,然后又坐船去了最边远的可爱岛(Kauai Island),这里比较清静,没有人打扰。几年前,他们全家来夏威夷度假,就是来的这里。

可是景色依旧,人事全非。

他在岛上租了一条小游艇,买了全副的潜水装备,然后就驶向当地人告诉他的最美丽一片礁石海域。

海天一色,驶向大海就犹如进入蓝天,感觉好极了,海风吹得他很舒服。一生中的那些精彩片断这时不可抑制地蹦出他的脑海,有些像是发生在昨天,有些又模糊遥远。

妈妈说,他的生命开始于一声响亮的啼哭。人们千古都在辩论人之初是善是恶,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人生下来,都不是罪犯。基督教认为人有原罪,但这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罪犯。

他曾经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少年,从贫寒和闭塞的山里,走进了大都市与全国最优秀的青年为伍;他也曾是一个才华横溢充满理想的青年,凭借自己的能力和师长的帮助,走向了世界,活跃于当代顶尖的聪明人之中。

他的聪明让他从农村走进了华尔街,可是短短的华尔街是一个巨大的迷宫,他迷失了没有智慧走出来。事实上,进入华尔街的人,很少能够出来,那是一个贪婪的黑洞,华尔街人都给套牢了。

他期望可以进一步而走进历史,与人类历史上的名人相提并论。没想到结局竟沦落为罪犯,当然也没有捞上“遗臭万年”的资格。

他曾经抱怨命运让他出生于农家,因此他的每一样成就都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然而又有几个出生富贵的人能走到他的高度?如果再用“出生贫寒”做借口,是辱没先人。如果父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也会疼心疾首地骂:你个贼

我回不去了。即使是北川王家山上那片乱坟岗,虽然凄凉,但都是干净的。如果人真有灵魂,那么他也只能是孤魂野鬼了。

此时他心中虽有几分悲凉和孤独,但并不后悔。如果人生从头来过,他也不愿再回到封闭的山里,终生修理地球,最后葬身乱坟岗。

他已经穿戴好了潜水的装备,准备入水了。这时,他看见一条鹞鱼在海面一跃而过,几只海鸥停在甲板上“嘎嘎”地叫。儿子小胖猪调皮的声音和妻子燕子温柔的笑容出现了。

不知道儿子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又有谁陪伴燕子过完下半生?

他又想起了北川中学废墟上的杨老师有关“聪明”和“智慧”的谈话。他好像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但愿燕子能让他的儿子比他多一分“智慧”。

燕子……小胖猪……他心里发酸,犹豫了一下,重新打开卫星导航的电话,将那首甲壳虫乐队的“黄色潜水艇”的歌曲发送给了燕子,然后就大步从游艇的甲板跨入了海里。

海里的美景仍然是那么迷人,他自由地遨游于鱼群之间,穿梭于珊瑚礁之中。逐渐地,他感觉到呼吸有些不畅,氧气快用完了。我该走了。

他已经开始严重缺氧,手脚不听使唤地乱挥乱舞,惊得一群小鱼四处逃散。他下意识地将已经不能提供氧气的潜水面罩扯开,本能地张开嘴巴,一股苦涩的海水冲进他的肺部,他被呛得生疼。

“救救……我……”他在心里叫唤,恐惧此时如狂潮般袭来,他没有想到溺水而死尽然是如此恐怖。他挣扎着企图划水上浮,但一切都来不及了,他挥舞的手脚逐渐慢下来……

此时遥远的地方好像传来一阵音乐节奏,让他身心慢慢地安静下来,是那首“黄色潜水艇”。

在我出生的那个城,住着一个航海的人
他告诉我们,潜水艇里的传奇
于是我们航行,直到天亮,大海泛蓝
我们住在波涛下面的,那艘黄色潜水艇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啊,黄色潜水艇
我们都住在黄色潜水艇
黄色潜水艇啊,黄色潜水艇
……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上一次由董洁林于2010-4-22 周四, 10:34修改,总共修改了3次





相关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1 - 11.3) 海天文学 2010-4-17 周六, 01:11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4 - 13.5) - 完结篇 海天文学 2010-5-14 周五, 01:14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1 - 13.3) 海天文学 2010-5-11 周二, 06:31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5-12.8) 海天文学 2010-5-04 周二, 08:20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1 - 12.4) 海天文学 2010-4-28 周三, 08:52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4 - 10.5) 海天文学 2010-4-08 周四, 00:01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1 - 10.3) 海天文学 2010-3-30 周二, 10:49
《梦断华尔街》(第九章 断尾求存 9.4 - 9.7) 海天文学 2010-3-25 周四, 08:08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董洁林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标签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博客热门文章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2020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