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博客   广告位价格  
海归论坛首页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注册 | 活动日历
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1 - 12.4)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1 - 12.4)   
董洁林
[博客]




头衔: 海归准将

头衔: 海归准将
声望: 专家

加入时间: 2009/05/15
文章: 2117
来自: 美国硅谷
海归分: 117262





文章标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1 - 12.4) (3336 reads)      时间: 2010-4-28 周三, 08:52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1

李燕这两天都心神不宁,前天王响电邮给她的那首“黄色潜水艇”的节奏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咚咚响。她后来一直给王响打电话、发电邮都找不到人。

出什么事了吗?有时不祥的念头从她脑子里闪过,但很快就被她压回去了。

她这些天卖房子很忙,有太多的事需要操心了。现在市场不好,她的经纪人陈明很长时间都没有经手买卖出去房子了。虽然陈明不是一个很好的地产经纪人,但李燕还是把这单生意给了他,也算是大家认识一场,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能帮忙就帮忙吧。

陈明做得很尽心,签约后就立即请人为李燕修补房子整理园子,然后是将房子公开展示……今天陈明打电话说有一个买主下午要看房子,希望与女主人谈谈,李燕就请假呆在家里等候。

门铃响了,李燕想应该是陈明带着客人来看房子了。她快步来到前门,但开门见到的却是两个警察。

“你们有什么事?”李燕不解地看着他们。

“你认识王响吗?”其中一个年纪较长的警察问到。

“他是我……丈夫。”其实法律上来说是前夫。警察不会无事上门的,李燕的心立刻咚咚地跳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王响先生在夏威夷潜水时意外溺水身亡。”还是那个警察和颜悦色地说。

“溺水……身亡?”李燕脑子轰的一声就炸开了,脸色突然变得苍白,“黄色潜水艇”进行曲的节奏如雷贯耳地充满她的世界,重重的一记又一记地敲打她的心房,让她浑身颤栗。

两个警察于是大概介绍了王响在哪里溺水,当地巡逻艇如何发现了他遗留的船,最后人们又如何发现了他的尸体。然后当地的警察又是如何从他的手机里找到了他经常联系的人,而他最后一个电话就是打给她的,于是他们就找到了她。告诉她当地警察希望家属能够尽快去认领尸体。

李燕木然地看着警察的嘴在一张一合,但一个字也没听见他们说什么,进行曲的节奏震得她耳鼓发麻。她最后机械地在在一些文件上签了字,两个警察同情地拍拍她的肩膀,说了一些“节哀”之类的话,就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阿姨开车带着小胖猪放学回来了。李燕还呆呆地站在门口,手里拿着几张纸,除了眼里在流泪,人像一块木头。他们叫她,她也听不见似的。儿子吓坏了,抱着妈妈哭喊。张阿姨知道出大事了,赶快将李燕搀扶到房里的沙发上,就给芳芳打电话。

芳芳接到电话后,立刻用最快的速度从公司赶来了。进门后,见李燕一副痴呆的样子,知道问不出什么来,就从她手里拿过那几页纸读了起来。看了一会儿,她惊得发抖,手脚也变得冰凉。警察的报告是这么说的:

死者王响,男,四十三岁。死亡原因:溺水死亡。死亡时间:2008年9月19日。尸体发现地点:夏威夷可爱岛沙滩。尸体发现人:海伦.史密斯,游客。

说明:可爱岛警察在接到报案后10分钟内到达尸体发现现场。死者身穿潜水服,有水草缠绕。死者头上的潜水水肺装置已丢失,死者后背的氧气瓶里的气已耗尽。

警察在一小时内在附近海域上发现了死者生前租用的小艇。艇上发现了死者的随身背包,其中有几件遗物:手机,未吃完的食物和水,租用小艇的收据,死者的皮夹,内有现金,驾驶执照,信用卡等等。

警察访问了小艇的出租公司职员,由于这是旅游淡季,租客较少,他们清楚地记得死者租用小艇时的情况。据他们所说,死者在租用小艇的过程中,冷静自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警察从尸体的情况和其证据判断,死者是由于被海下水草缠绕不能脱身,最后氧气耗尽,不能及时游出水面,因而意外溺水而死。
……


她赶快从包里拿出手机给苏州的张德元打电话,把他从睡梦中叫醒:“德元,你快回来,王响出事了!”

在芳芳和张德元两口子的张罗下,王响的尸体认领和葬礼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从知道王响出事的那一天开始,张阿姨就自己搬进了李燕家,24小时照顾她和小胖猪,也怕李燕想不开出什么事。

过了好几天,李燕还是很虚弱伤心,但已渐渐接受了王响去世的事实。

又过了几天,逐渐平静下来的李燕谢谢张阿姨这些天的帮忙和照顾,要付给她双倍的工资,张阿姨说不用了,王先生生前已经将一年的全职工资付给了她,所以一切都是应该的,她承诺会好好在这里做满一年工作。

“王响生前就……?”李燕有些疑惑,难道他知道自己会死?可是警察的结论是意外死亡。如果不是意外,那么是自杀还是他杀?

她的身子又是一阵发凉。

12.2

为王响的后事忙了几天,芳芳和张德元都累坏了,也很伤感人事无常,好好的人,说走就走了。今天他们哪里也不想去,就躺在家里的沙发上闲散着休息。对于王响的死,他们也有些疑惑,他怎么会跑到夏威夷去溺水而死?

“德元,我觉得王响的死有些奇怪。最近金融风暴,电视上说有好几个亿万富翁都自杀身亡。你说会不会……”芳芳说。

张德元也有些疑问,但觉得这事未必和金融风暴有什么关系。“我看不会吧。前一段时间他要我赶快把投资的那个对冲基金卖了,说他们可能会投资失利,我照着做了。没想到金融风暴就真的来了,让我们少受了不少损失。我们其它投资股市的钱可都大幅缩水啊。这人还挺够朋友的,事后还追问我是不是把资金撤了。如果他能这么料事如神,那在金融风暴中,虽然也受损失,但比别人总要好些,也不必自杀嘛。”

“说的也是。王响一直就喜欢玩一些冒险的游戏,登山、滑雪、潜水,一样都不落下,典型的中年危机。李燕可怜啊,她一直还以为他们会破镜重圆呢。”芳芳叹了口气。

对于王响的死,他们自然是猜不出个头绪来,做梦也不会想到王响的波动基金和平准基金的关联,以及这个关联背后的金融诈骗。

她想起自己家现在这样两国分居的状态,又说:“我们家过日子的钱也够了。何必那么辛苦赚钱,像王响这样说走就走了,没什么意思。要么你从中国回来算了。”

张德元今天不想和芳芳争论什么,但这个话题她已经提过好几遍了,他不得不多说几句:“芳芳,你真的不理解男人。一个男人一旦事业终止,他的生命就没有意义了。我去中国也不仅是为了赚钱。你想我回美国来干什么?天天在家看电视?那叫生不如死。”

芳芳和其他的女人们一样,不能理解男人们为什么就折腾个不休。而大多数的女人,哪怕在事业上再成功,能填满她们心房的还是这个家。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她自己认定了必须留在美国陪孩子读书,家里就只好这样两国分居下去了。也不知道下一个出事的该是谁了。

芳芳难得变得这么深沉。等了一会,她又说:“你听说了没有?贺丽丽出事了。”

“出什么事?”张德元问道。

“听说银行认为她在贷款活动中,蓄意和客户合谋,欺骗银行。”芳芳说。

“怎么个欺骗法?”张德元还是不明白。

“我也不清楚细节。听说银行曾经有一些利率较高的贷款计划,提供给贷款代理很高的佣金。她就鼓励客户去申请这种贷款,与客户商量好回扣一人一半,过了几个月过了银行对该贷款的封锁期,她就帮客户从新贷款到一个较低利率的项目。银行回过头察看过去几年的贷款记录,发现她做的客户,几乎100%都在3到6个月后跑掉了,银行白白损失很多贷款佣金。”芳芳解释说。

“这种事的确像是贺丽丽这种人做出来的。不过听上去这样也不违法呀?”张德元从来就不喜欢贺丽丽这个人。

“这个难说,起码是没有职业道德。据说好几家银行已经取消了她的代理资格,还在和她打官司。现在她闲在家里没事做,陈明的地产生意也不好,几个月都没卖出去一栋房子了。”芳芳停了一下,又接着说:“他们不是在拉斯维加斯和佛罗里达都有投资地产吗?据说也都大赔了,变成了负资产。所以他们放弃交那些房子的房贷,房子都被银行收回了。”

“两个这么精明的人,也栽了。人哪,还是得老老实实地过日子才踏实。花里胡哨蒙来的钱,最终都要吐回去的。”张德元感慨地说。他知道陈明夫妇这几年从地产的泡沫中赚了不少钱,又全部投资到地产里去了,看样子是白忙活了几年.

张德元又问:“我老是在电视上看到裁员的消息,硅谷怎么样?有没有我们的朋友受到影响的?”张德元多半呆在中国,对硅谷的事不太了解。

“怎么没有?个个公司都喊裁员,闹得人心惶惶。我们甲骨文问题应该不大。我要是丢了工作,工资损失不说,咱们家的医疗保险就成问题了,这可是大事。”一贯乐观的芳芳,此时也变得忧心忡忡。“舒畅可能够呛,他们惠普裁员挺凶猛的。”

“这两天也没顾上与舒畅聊聊。我今天就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他怎么样,真要丢了工作,就回中国和我一起干好了。西方不亮东方亮嘛,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张德元还是信心满满。

倾巢之下无完卵。金融海啸的大潮正在席卷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包括硅谷的老中、老美、老印和老墨……


12.3

保罗.奥森是与波动基金相关的人员中第一个被警方通知王响溺水身亡消息的人,因为他是波动正式的法律顾问,波动的网站上有他的名字。他自然是吃了一惊,不仅因为王响的突然死亡,还有不清楚自己的名字什么时候被正式放到了波动基金的网页上。

自从与波动基金签约以来,他身为波动基金的法律顾问,没有为波动做过一件事,但波动按时将顾问费用打到他的银行账户,基本上是不劳而获。没想到他为波动基金做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处理后事。可惜,好不容易傍上的一棵摇钱树,这么快就倒了……

他想,这是最后捞波动一把的机会了。按照他和波动的协议,如果他为波动的工作时间每月小于10小时,他收取最小额度的定量顾问费,如果超过10小时,他将按小时收费,他和波动定的每小时收费是300美元。他不会放过这个最后的机会。

他迅速查看了波动的账目,在王响去世前,基金的投资者户头账面总额应该是20亿美元左右。但在公司的账户里,没有太多钱。他知道对冲基金要从投资者那里按季度收取管理费,只要拖延时间不做清算,这笔管理费就可以持续地进入波动公司的账户,而他自己也可以不断地按小时收取顾问费用。波动现在群龙无首,他应该有很大的空间最大地优化自己的利益。每个星期按80小时收取费用也不过分,非常时期嘛,谁会知道我在干什么?

他不会着急,慢慢拖着办这件事。按程序,他必须通知有关的投资者,于是他就起草了一份通知书给所有波动基金的投资者。这份通知写得非常简单:

尊敬的波动基金投资者,

我是波动基金的法律顾问保罗.奥森。我很痛心地告诉你,波动基金的创始人和总裁王响博士已经不幸遇难。

我们正在对波动的账务进行整理,将会及时向大家报告进展情况。对于这个突发事故,我们对各位投资者表示万分歉意。

您忠诚的,
保罗.奥森
波动基金法律顾问


12.4

这天是刘克扬和王响约定的波动交易审计日。会计师事务所的会计们已经在去波动纽约办公室的路上,刘克扬在办公室打理一些紧急的工作,完了就要赶过去看看。

彼得.林奇突然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门口,有些紧张地对他说,“刚刚接到波动基金法律顾问的电话,王响已经在一个星期前意外溺水身亡。波动的所有账目和财产都冻结,等待清算。”

刘克扬惊呆了。想起大家在复旦的同学生涯,以及过去这几个月和王响的恩恩怨怨,他很感伤。

他想立刻打电话给李燕,问问情况,也安慰一下她。尽管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离婚,他们二十来年的夫妻感情总是有基础的,现在李燕应该很难过。

但拿起电话又犹豫了,他最后把电话拨给了复旦班里的另一个女同学。从这个女同学这里,他大概知道了王响“意外”溺水的过程,以及李燕以妻子的名义为他办后事的情况。

“真的是意外吗?”刘克扬心里存着不少疑问,犹豫了两天,又从公司的渠道了解到波动基金的更多情况,心想作为老同学,至少应该慰问一下,就拨通了李燕的电话。

“李燕,我是刘克扬。我听说王响的事了,很难过……”

李燕一听是刘克扬,气就不打一处来,她认定王响的麻烦和刘克扬有关。如果可能,她恨不得立刻将手里的电话向刘克扬砸过去。“多谢了。”她用冰冷的口吻说。

刘克扬感受到了她声音里的冷淡,甚至可以说是“敌意”。不知道接下去是用外交辞令结束这个电话,还是继续谈点什么。

李燕请了清自己思路,想到自己一直对王响以及对王响之死的疑问,也许刘克扬能提供点线索,就叹了口气,将声音缓和了下来。“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是这个样子。”

“是啊,世事难料,你要想开点。”刘克扬见李燕有谈话的意愿,就顺便安慰她。

“刘克扬,我觉得王响的死有些蹊跷。他和你们有过业务关系的,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李燕试探地问。

听李燕这么一说,刘克扬明白了李燕对王响的职业方面的情况知道得很少,她从来就是一个简单的人。但是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李燕的问题。他当然不会把波动基金是一起“庞氏骗局”的真相直接告诉李燕,他怕会伤害李燕。

他含含糊糊地说:“我们的基金在波动基金有投资。现在波动正在清盘,可能有不少亏损,还不知道最后损失是多少。”

“损失……会很多吗?”李燕的呼吸变得沉重。她听出了这个关键词:亏损。

“还没有最后数字,波动账面上的损失可能达到80%。”刘克扬说。

“80%是多少钱?”李燕追问。她知道事情很严重,王响的死因应该和这个“亏损”有关系了。

“大概是15亿美元。”刘克扬说。

“15亿美元?!”对于一个非金融界的人,这是一个天文数字。经过了这么多事的李燕还是惊住了,随即而来的是害怕。

“那会不会有人因此害了王响?”李燕突然觉得谋杀的阴影笼罩着周围。

“不会的。”刘克扬很肯定地说,他可以感觉到李燕声音里的恐惧。

然后他接着说:“15亿美元是很多钱,但对于华尔街,这不算什么。况且像我们这样的基金,管理的是别人的钱,损失了固然不好,但犯不着为钱的损失去杀人犯罪。你放心好了。”刘克扬认为李燕是电影看多了。他此时是在想另外一种可能性:自杀。

“那……就好。”李燕轻轻地说。她这话说得也没什么头绪,人都死了,如何死的,也就没有好坏之分了。

“王响生前有没有说过什么,或留下什么?”刘克扬小心地问,他的意思是遗书什么的。

“你什么意思?”李燕警惕地问。她也想到了自杀的可能性,现在这种可能性更加高了。但她不愿承认,因为这样会损害王响的名声。自杀者往往有不可告人的原因。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王响会不会是想不开……”刘克扬还没讲完就被李燕打断了。

“你不要瞎猜了,警察的结论是‘意外溺水’。不要讲一些不负责任的话。”李燕急促地说。

看见李燕这么着急,刘克扬连忙说:“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恳请你不要将你和王响之间以及波动基金的事传出去。可以吗?”冷静了一下,李燕在恳求。

刘克扬明白李燕的心思,她不希望让王响死后还背上一个坏名声。他是一个厚道的人,当然没有必要对一个死去的人泼污水,更不愿意伤害李燕。于是连忙说:“你放心,我不会说什么。王响的确是意外死亡。”

李燕终于知道了王响的故事真相,无须再猜谜。然而这是个她多么不愿接受的真相,她二十几年的爱人,她儿子的父亲……很多事情,真是不如不知啊。

15亿美元!这会使多少个家庭陷入困境,多少人生就这样被摧毁了……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相关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5-12.8) 海天文学 2010-5-04 周二, 08:20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4 - 13.5) - 完结篇 海天文学 2010-5-14 周五, 01:14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1 - 13.3) 海天文学 2010-5-11 周二, 06:31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4 - 11.6) 海天文学 2010-4-22 周四, 06:30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1 - 11.3) 海天文学 2010-4-17 周六, 01:11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4 - 10.5) 海天文学 2010-4-08 周四, 00:01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1 - 10.3) 海天文学 2010-3-30 周二, 10:49
《梦断华尔街》(第九章 断尾求存 9.4 - 9.7) 海天文学 2010-3-25 周四, 08:08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董洁林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标签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博客热门文章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2020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