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博客   广告位价格  
海归论坛首页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注册 | 活动日历
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5-12.8)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5-12.8)   
董洁林
[博客]




头衔: 海归准将

头衔: 海归准将
声望: 专家

加入时间: 2009/05/15
文章: 2117
来自: 美国硅谷
海归分: 117262





文章标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5-12.8) (3131 reads)      时间: 2010-5-04 周二, 08:20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12.5

波动基金的投资者们听到王响溺水死亡的消息后,知道大事不好,纷纷猜测出事原因以及计算他们自己可能的损失。华尔街的人对这些事很敏感,因为他们见得太多了。

特别是现在,金融海啸已经登陆了。市场认为一场百年不遇的危机即将到来,股市的恐慌指数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新高,道.琼斯指数每天都在疯狂地波动。

这天中午彼得.林奇和约翰.斯芬伯格又相约来到了磐石俱乐部用餐。他们要侍者将餐饮都送到了预定的房间。两人默默地吃饭,气氛有些沉闷。虽然都知道今天的话题是什么,但谁也不愿先开口。

现在他们已经很清楚,王响很可能是自杀。刘克杨已经把自己的一些猜测委婉地告诉了他的老板彼得.林奇。他们意识到波动基金实质上是一起“庞氏骗局”。

这是两个自以为绝顶聪明的人,在华尔街叱咤风云几十年,从来就是占别人便宜的主,今天却居然让一个毛头小伙子骗了,丢了钱不说,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心里的五位陈杂是难以启齿的。

“今天的鳕鱼做的不怎么样。”林奇把吃了一半的盘子推了推,又将刀叉放在上面。

斯芬伯格的胃口也不好,盘中的牛排至少还有一半。他用餐巾布擦擦嘴,也草草地结束了午餐。

侍者进来送咖啡,一杯用阿拉比卡咖啡豆做的拿铁是为斯芬伯格准备的,另一杯巴西咖啡豆现磨现冲的黑咖啡放在了林奇桌上。他对两位常客的嗜好很了解。

“有关波动基金,我们应该讨论一下对策。”斯芬伯格开了口。

“当然。”林奇立刻应答。

他们现在没有时间和精力互相埋怨,必须同舟共济,共度难关。

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下彼此基金可能受到的损失。斯芬伯格的投资是一亿美元,如果损失80%,那么就丢了八千万美元只剩两千万美元了,账面的所谓“盈利”,没有意义。

LCG投给波动的资金是两亿美元,加上所谓的账面盈利,应该是3亿美元。自从刘克扬来了之后,LCG从波动两次赎回了一亿五千万,那么账面上在波动基金的还有一亿五千万而实际资金只有五千万。林奇有些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听刘克扬的将
所有的对冲基金赎回一半,那么公司的损失就会小很多。

金融交易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

他们接着又讨论了如何尽快从波动取回剩下的资金。其实在如何取回资金的问题上,他们的利益并不一致。像斯芬伯格这样的新投资者希望按实际投入数字计算,这样对他最有利,而像林奇这样的老投资者则希望用账面资金来算比较有利。在如何分配利益上他们显然不能在一顿午餐会上达成一致,同意交给各方的律师协商细节。

但他们一致认为,这件事必须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在华尔街,以致整个金融界,“信誉”是一种非常特别的“资产”,积累起来过程漫长,而损失起来则可以是一瞬间,也应了中国人的那句老话“积累犹如针挑土,流失犹如浪淘沙”。他们绝不能让新闻界以及彼此的客户知道真相,否则他们的客户就会像洪水一样地抽资逃跑,而他们的基金将在一夜之间倒闭,他们这两张老脸在华尔街也就不能再混了……

对,当务之急是掩盖真相。即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两个见过许多大风大浪的华尔街“老江湖”虽然在这里强作镇静,但心里其实也没有底是否能躲过这一劫。

这一次的金融海啸太邪门了,即使将波动基金这件事捂了下去,把不住又会冒出个其他的恶梦来。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还有一个让他们不放心的就是波动的那个法律顾问保罗.奥森,他们不知道这个人的来路。他是王响的同伙吗?他在这个时候想捞什么利益?他会不会在这个问题上也保持沉默?

任何不确定的因素就是一份危险。这两个华尔街的老江湖深知这个道理。

在这个问题上,这两个老江湖得出一致意见,就是立刻由投资者成立一个委员会,要求法庭查封波动的所有财产和文件,尽快将这个保罗.奥森踢出局并稳住他,同时立刻调查保罗.奥森的背景,以定下一步的行动。

彼得.林奇和约翰.斯芬伯格午饭后立刻开始行动。他们的分工是彼得.林奇调查保罗.奥森的背景,而约翰.斯芬伯格和其他的主要投资者秘密联系以争取达成一致意见。

彼得.林奇雇用了一家私人调查公司,很快就得到这个保罗.奥森的相关资料。此人居住在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是一个名声不好的金融律师。曾经多次因为有伙同他人欺诈投资者的嫌疑而被人投诉,因而引起政府有关机构调查,但都被他躲过。调查结果也显示保罗.奥森多年偷税漏税,国税局虽然几年前查过他的报税记录,但因证据不足而未能惩罚他。这个私人调查公司,对保罗.奥森在棕榈滩的一些欺诈案和偷税漏税的历史提供了详尽的证据资料,足以起诉他。

然而这份调查未能探知保罗.奥森和王响的关系详情,结论和公开资料差不多,只是说保罗.奥森是波动基金的法律顾问,他同时还兼任其他几个公司的法律顾问。

约翰.斯芬伯格这边与投资者的联络很顺利,所有的机构投资者都与他们原则上意见一致,认为处理这件事的首要原则是“保密”。波动基金的个人投资者很少,各个机构投资者同意一起承担那些个人投资人的损失,条件是签定保密协议。

几天后,他们再度在磐石俱乐部聚首,交换了彼此的进展情况。让彼得.林奇意外的是,约翰.斯芬伯格拿出了一个大文件信封,这是一份寄自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文件,收件人是约翰.斯芬伯格。

约翰.斯芬伯格说这是一份刚刚寄到他们家的文件,寄件人没有提供姓名。看邮戳是在王响死后10天左右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一个邮局寄来的。文件的内容提供了很多关于保罗.奥森如何欺骗投资者的劣迹,也有不少受欺骗的投资者的名字和联系方法,很多内容与彼得.林奇雇用那家私人调查公司的报告一致。但特别的是,这份文件还提供了这个保罗.奥森在波动所扮演的角色的细节和很多证据,基本结论就是保罗.奥森是将波动基金从一个正常运作的对冲基金引导到一个“庞氏诈骗”案件的设计人,然后又充当了波动基金进行诈骗的执行人。

这份神秘的文件给这两人太多疑问,文件是谁寄出的?寄件人的动机是什么?他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寄件人作为一个知情者会给约翰.斯芬伯格和彼得.林奇等的金融机构造成什么麻烦?

很多问题他们都没有答案,他们猜想寄件人应该是个波动基金的知情人,也许和保罗.奥森有多年仇恨的人,一直在收集他的罪证,但此人也许没有能力对他实施报复,于是就想假借他们的手,惩罚这个恶人。

斯芬伯格告诉林奇,收到这份文件后,他首先想到可能是王响的前妻李燕所为,但调查显示李燕和佛罗里达没有任何电话往来,她自己去访问佛罗里达也是5年前的事了,那次是带儿子参观迪斯尼乐园。最主要是想不出来她这么做的动机。于是就把她给否定掉了。

现在约翰.斯芬伯格认为嫌疑最大的是原来受害于保罗.奥森的投资者,这些人大部分还住在棕榈滩,他们有充分的动机做这件事,很可能此人买通波动现有的员工获得有关波动的信息。他们认为有些波动员工应该有条件接触到一些波动的敏感信息。当然这份文件中的很多信息,根本不是一般员工可以知道的。所以这种假设也不完美。

而这份文件的真正提供者王响,已经被他们排除在外了,因为王响于邮件寄出的数天之前就已经死了,再有,王响也没有理由和动机出卖他自己。他们不知道王响也曾经被保罗.奥森等人骗取1百万美元,也还没有聪明到可以想象王响临死前在佛罗里达棕榈滩机场停了一小时,然后和那个小书店的女店员之间有了那个简单的约定。

不管真相如何,他们希望这个人对他们不要有什么其他的意图。从此人匿名提供如此完整的文件而又没有提出任何要求,这个假设应该成立。这其实是他们最愿意看到的情形,他们现在只能相信这个假设,并且按照这个假设来行动。如果寄件人有其他的企图,那么他或者是她迟早会自己现身来找他们。

看了这些文件,他们有一个结论非常清楚,那就是文件提供的事实是真实的,这个保罗.奥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危险小人,他作恶多端,他们不能相信这个小人的任何承诺。如果想要他对此保持沉默,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死亡。

“一个人渣!”他俩几乎同时喊出来。约翰.斯芬伯格和彼得.林奇交换了一下眼光,彼此都很清楚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12.6

芝加哥的哥本海默兄弟交易公司虽然已不是波动基金的活跃投资人,但作为曾经投资过波动基金的客户,也收到了王响溺水身亡的通知。秘书将这个消息告诉大卫.哥本海默后,他沉默无语。

其实他早已经预料到有这么一天,而金融海啸的到来就是这一天的历史注脚。看着王响交易了几年,大卫.哥本海默对王响的交易风格了如指掌,那是一个赌徒,而他自己年轻时也正是这样一个赌徒。不同的是,他知道在赌场上赢个头彩(jackpot)运气比能力更重要,很难重复,而王响却以为靠自己的能力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赢头彩。

哥本海默公司对交易员的管理有个惯例。入公司第一年满后,会看看业绩,将较差的一半刷下;过了两年,也即工作三年后,再次评估他们的表现,再将较差的那50%给裁员或转去做别的工作;下一个里程碑是5年以后,大卫.哥本海默会亲自挑选最优秀的交易员留下,而将其余的转业去干别的。

王响无疑是一个难得的交易员材料,在入行的头三年就变成了一颗耀眼的新星,获得了大卫.哥本海默的特别关注。即使王响坚持自己开业,大卫.哥本海默也给与全力的支持,并在心中仍然将他当作自己团队的一员。

2004年是哥本海默投资波动5周年,大卫.哥本海默于是就要求公司风险管理和投资部门管理部门对其在波动的投资进行了严格的审查,尽管这5年波动总的来说投资回报是不错的。

公司风险管理和投资部门给波动基金的评价是正面的,建议继续持有,因为回报不错,风险较小,所有资料一应俱全。大卫.哥本海默还是不放心,因为他知道王响好赌,就亲自调来数据。

看完数据,他立刻意识到波动基金有问题,他看到的线索和刘克扬一样,波动数据所显示的交易风格完全不是“王响式”。

他立刻打电话将审计波动基金账目的会计师杰夫.戈德曼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杰夫,你这么多年和我们的合作还愉快吗?”大卫.哥本海默亲切地问杰夫.戈德曼。

“很好啊,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应,我也该退休了。”杰夫.戈德曼谦卑地说。

“波动基金的交易是你亲自审计,还是你事务所其他人做的?”大卫.哥本海默立刻进入了主题。

“是我自己做的。有什么问题吗?”杰夫.戈德曼有些心虚,已经很长时间,他都没有审计过波动基金的交易了。事实上,他根本没有密码进如波动的交易户头去查看交易情况,也没有向波动的人要过密码。完全是凭波动提供的一面之词,作出审计结论。

从杰夫.戈德曼的飘忽的眼神,大卫.哥本海默感觉到了问题。“你对过每一笔交易?!” 大卫.哥本海默一字一句严肃地说,明显表示对杰夫.戈德曼的不信任。

“我……有时候……也许……”杰夫.戈德曼说话开始结巴起来。他不是一个惯于撒谎的人。

“每次的审计报告,你都有亲自签名,需要为此承担法律责任!”大卫.哥本海默的语气变得十分冷酷。

杰夫.戈德曼知道事情不妙,擦擦头顶沁出的汗水,选择着合适的语言来解释这件事。“我老了,有时候就偷懒了。实在对不起,大卫.哥本海默先生。如果必要,我立刻将所有的交易全部审计一遍。”

大卫.哥本海默没有立刻接他的话题,阴沉着脸在思考对策。

他猜想王响和杰夫.戈德曼可能还有其他的猫腻,而有猫腻就可能有阴谋,甚至犯罪。但是他不想知道细节,知道得越多,对他越不利。因为王响是他原来的员工,而他也公开地为王响做过不少背书。而这个杰夫.戈德曼又是他推荐的审计会计师,他的审计报告不仅提交给哥本海默公司,还有其他所有的波动基金客户。

如果波动基金真有什么犯罪,那他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可能被认为是同伙!这样对他个人和哥本海默公司都是毁灭性的。

大卫.哥本海默很快得出了对自己最为有利的结论。他的第一目标是切割和波动的关系,第二是小心掩盖真相而不是揭穿它,第三是将波动的投资连本带利悄悄地收回。

捋清了思路,他对杰夫.戈德曼和气地说:“杰夫,你是该退休了,忙碌了一辈子。辞掉波动基金的审计责任吧。相信我,那对你只能是麻烦。”

杰夫.戈德曼虽然不是最聪明的那一类人,但对金融界的罪恶还是很了解的。原以为王响也只是玩点小花样不想让投资者知道而已,但从大卫.哥本海默的态度,他认识到事情可能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他清楚一个会计师玩忽职守的后果,如果索贿受贿就是同伙。他很爽快地答应了。虽然很舍不得波动基金那份不劳而获的丰厚收入和源源不断的贿赂,但此时对他更重要的是要善始善终。

“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我们今天的谈话,包括王响。祝你好运!”大卫.哥本海默冷冷地丢给他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杰夫.戈德曼就以身体不好要退休的理由提出要辞去波动基金的审计工作,王响立刻就答应了,还问杰夫.戈德曼是不是又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杰夫.戈德曼知道他的意思,但谢绝了王响。王响虽对这个结果有些诧异,但更多的是解脱,他一直认为杰夫.戈德曼是一颗定时炸弹。

从此以后,大卫.哥本海默就再也不在任何场合提及波动基金。也开始了逐渐从波动基金赎回投资。他不能着急,不能留下任何“知情”的痕迹。

显然,他的目的达到了。


大卫.哥本海默看了波动基金法律顾问发过来的波动投资者名单,都是机构投资人。他估计这些投资者都不敢将问题公开,他也认为对他自己最有利的做法就是保持沉默。只要其他投资人不上法庭,他们就拿他没办法,只能咽下那口气。千万不能让政府掺和进来,因为政府机构从来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一个聪敏又有野心的人。可惜对华尔街只知道了点皮毛,就想飞起来,太不知深浅了,猪怎么能飞上天呢?。”想到王响,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毕竟是他把王响引上了华尔街的金融之路。


12.7

平准基金的杰姆斯.皮加诺当然也接到了波动基金法律顾问的信函和电话。接到电话的那天他正在法国西南部波尔多地区的一个葡萄酒农庄品尝该农庄新开窖的四十年麦洛特红葡萄酒,那是一口难得的佳酿。

他的梦想是有一天回到法国的乡村,在多尔多涅河旁买一栋别墅,最好是一个古堡。古堡的地窖里藏满了名贵的波尔多红酒,客厅里挂上意大利名画,家里摆满古董家具……这样,他就再也不用与华尔街的那帮充满铜臭的暴发户为伍了。

然而这一通电话让他的美梦破碎,手里的水晶酒杯也当啷落地,顿时一地血红……
他混混谔谔地回到纽约,接下来一个接着一个更坏的消息天天从四面八方涌来,金融海啸冲击着每一个角落,他无法承受和躲避。至今为止他已损失了客户和家族80%的资产,如果客户状告他和他的家族,他们将变得一文不名。他出生富贵,根本不知道做穷人的日子该怎么过,更害怕面对即将到来的指责和羞辱。

“怎么会这样?”这个哈佛历史系的高才生、油画行家、风流儒雅的绅士,怎么也想不明白,糊里糊涂就让这个从中国来的“土包子”给骗了。

他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在芝加哥那次慈善画展上认识王响的情景。他们同时站在一幅古代将军骑马的画像前,背景是弥漫的硝烟、遍地的人仰马翻和残缺的古罗马城。杰姆斯.皮加诺赞赏地说了一句:“Hannibal”。

王响不解地回过头来看着他说:“什么Hannibal?你在说电影‘沉默的羔羊’的那个杀人狂魔?”

杰姆斯.皮加诺笑了,说道:“这幅油画上画的是两千多年前罗马时代的一个著名北非将军,名字叫‘Hannibal’。他率领北非的战士,牵着大象,越过地中海、翻过阿尔皮斯山脉,将罗马人打得闻风丧胆。‘沉默的羔羊’中的杀人魔王只是借用了此人的名字而已。”当时他心中暗自嘲笑这个土包子只能从好莱坞的电影中了解西方的文化。

其实问题就正在这里,不懂的事是不能胡乱掺和的。杰姆斯.皮加诺在文化和历史方面是行家,却偏偏要来金融行业搅合。而王响这个土包子虽然不知道谁是“Hannibal”,但最终却成为摧毁杰姆斯.皮加诺和他的平准基金投资者的那个“恶魔将军”。

物理学中有一个定理说“永动机是不可能的”,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西方人更喜欢说“没有免费的午餐”,说的都是同一个简单的道理。

杰姆斯.皮加诺可以不懂物理学,但贪婪加上懒惰让他连最基本的做人道理也忘记了。

“Hannibal……”他痛苦地呻吟了一句,好像在感叹造化弄人。然后从办公室的抽屉里取出了一把精致的手枪,仔细地把玩。那是一把二十世纪中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英国王室流落民间的雕花小手枪,他几年前高价购得,对此爱不释手,常常用来炫耀,却从来也舍不得用。他装好子弹,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怦怦……”两声枪响,又是一地血红……

杰姆斯.皮加诺死了,他选择了永远逃避,把这个烂摊子留给别人。

他的家族炸开了锅,子女们原以为可以继承一笔可观的遗产,但一夜之间就不翼而飞了。他的太太玛格丽特每天都要面对亲友的指责,以及即将到来的法律诉讼。她几天之内就老了许多,还患上了忧郁症。她更希望和他一起死去。

杰姆斯.皮加诺的一个堂姐也将所有储蓄都交给了皮加诺管理,她立刻变得所剩无几。她是一个无子无女的孤寡老人,不知道下面的人生该怎么办。一个60多岁的老人,再进入劳工市场已经不可能了,特别是在这个年轻力壮的人都在大批失业的时候。她只好卖掉了那栋住了30多年的住房,开始申请政府的贫困补助。活下去变得如此艰难。

还有200多个无辜的平准基金的投资人,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直到收到律师发出的基金清盘通知,才知道一生的储蓄几乎都付之东流……

金融海啸不是一场游戏,它在吞噬着人们的血汗,将无数无辜善良的人卷进深渊!可惜王响和杰姆斯.皮加诺这些懦夫已经听不见他们的血泪控诉了。


12.8

已经是2008年感恩节后了,虽然陈明很努力地在四处奔波,但李燕的房子还是没卖出去,房屋市场在迅速恶化。她家里也没有像往年那样张灯结彩,没半点节日的气氛。

李燕卷缩在沙发里,几页纸散落一地。那不是几页普通的纸,是一份起诉书副本:投资者集体起诉波动基金及其关联人。而李燕就是关联人。

她很害怕,不知如何去面对这场官司,实际上她这一辈子做梦也没想到过和官司扯上干系。在起诉书中,原告希望拿走她所有的财产,包括房子和现金。这样她和儿子将来怎么过日子呢?

她没有人商量,因为她不愿告诉任何像芳芳这样的朋友有关波动基金的麻烦,那样会伤及王响的名声。她也不能和刘克扬商量,因为他工作的LCG公司也是原告之一,涉及利益冲突。

“怎么办?”她默默地躺在沙发里流泪。

她记得几年前全家人一起去墨西哥海湾度假,王响带着她和儿子一起去潜水。她有些害怕,不敢下海,但看丈夫和儿子都兴致勃勃,就心一横,从艇上跨入了海中。她本来在游泳池就勉强能扑腾几下,现在全身披挂的她在海水中浑身不自在,呼吸不畅、行游不便。一个海浪打来,她被推得东倒西歪,忘记了教练所教的所有潜水要诀。她觉得自己要溺水了,吓得大声喊“救命”。本来和儿子一起前游的王响立刻回身,将她抱起,轻轻地在她的耳边说“不要害怕,有我。”在他声音中,她平静了下来,任由他抱着给送上了游艇。

现在,那种溺水的恐惧又出现了,她在心里呼唤着“王响你在哪里,为什么把我撇下?”

“叮铃铃……”有人在按门铃,她并没有约什么人,也许是有人来看房子?她擦了擦眼泪,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就去开门。

“道格拉斯……先生?”李燕开门见到的竟是那个离婚律师。他来干什么?

“李燕小姐,早上好。”道格拉斯律师和颜悦色地站在门前。他其实不是离婚律师,而是硅谷著名的企业律师,王响支付给他一流律师的报酬,来做像离婚案子这些三流律师的工作。他还是个好人,一个难得的富有同情心的律师。

“你有什么事吗?”李燕显然不欢迎他的到来,她认为这是一个狡诈的人,上次骗她离婚应该是由这个道格拉斯律师导演。

“对不起,我又做了不速之客。我猜想你是不会到我的律师事务所去和我谈的,只好不请自来了。”道格拉斯律师可以感受到李燕的不快,但还是彬彬有礼。“我是受王响先生的委托,为你解决一些法律问题。”

“王响……委托?他不是……”李燕更为不解了。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孩子,我们站在门口是不能完成今天的谈话的,让我们进去谈谈,好吗?”道格拉斯律师的声音更加温和了,应该说有几分慈祥。

既然是受王响委托,应该没有恶意,李燕的态度也就软下来了。她请他在客厅坐下,为他准备了一杯绿茶,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

“李燕小姐,你是否收到了一份起诉书?”道格拉斯律师抿了一口绿茶问道。

“是的。”李燕将起诉书交给道格拉斯,但心里疑问着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你不用担心,我可以作为你的委托律师来全权处理这件事。你需要签一个委托书。”道格拉斯简单浏览了一下起诉书,就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份预备好的文件。

“谢谢你的帮助。如果王响留下的钱是别人的,还给别人是应该的。我只是希望他们能留一点我自己的钱给我和儿子过日子。”李燕这时太需要人帮助了,她看了看委托书,毫不犹豫地签了字。

“孩子,你放心。王响留给你的钱都是合法的,我有全套的证明文件。”道格拉斯律师很自信地说,他要让这个可怜的女人完全安心。

全套……证明文件?李燕疑惑。“你哪里来的证明文件?”虽然李燕已经完全感受到了道格拉斯律师的善意,但还是不解。

“王响先生两年前就将所有的文件交给了我。这栋房子是用他在创立波动前所赚的工资购买的,而留给你的现金完全是你个人的工资。也就是说,你们离婚时,他留给你的财产,是你们全部的合法财产,和波动基金没有任何关系。孩子,你的丈夫是个什么人,我不愿评价,但是他是爱你的。”道格拉斯律师开诚布公地对她说。

我知道他爱我。李燕的眼睛又盈满了泪水,一句话也说不出。道格拉斯将自己移动到离李燕较近的地方,顺手将桌上的纸巾递给她,然后用手轻轻地拍打她的背,试图帮助她平静下来。

“孩子,你还有什么问题吗?”等了一会,李燕停止了哭泣之后,道格拉斯小心地问道。

“没有什么了,我信任你,也感激你。有关律师费用,我怎么付给你?”李燕平静地说。

“你不用担心费用,王响已经支付了我们几年的法律顾问费用。这样的小事已经完全包含在里边了。”道格拉斯律师对李燕眨了眨眼睛,开玩笑地说:“碰见不收费的律师,可比中六合彩还难。今天,你一定要去买彩票。”

道格拉斯律师走了。李燕站在门口发呆,她还在想道格拉斯律师的那句话:“王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上一次由董洁林于2010-5-04 周二, 11:09修改,总共修改了3次





相关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1 - 12.4) 海天文学 2010-4-28 周三, 08:52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4 - 13.5) - 完结篇 海天文学 2010-5-14 周五, 01:14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1 - 13.3) 海天文学 2010-5-11 周二, 06:31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4 - 11.6) 海天文学 2010-4-22 周四, 06:30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1 - 11.3) 海天文学 2010-4-17 周六, 01:11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4 - 10.5) 海天文学 2010-4-08 周四, 00:01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1 - 10.3) 海天文学 2010-3-30 周二, 10:49
《梦断华尔街》(第九章 断尾求存 9.4 - 9.7) 海天文学 2010-3-25 周四, 08:08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董洁林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标签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博客热门文章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2020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