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博客   广告位价格  
海归论坛首页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注册 | 活动日历
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4 - 13.5) - 完结篇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4 - 13.5) - 完结篇   
董洁林
[博客]




头衔: 海归准将

头衔: 海归准将
声望: 专家

加入时间: 2009/05/15
文章: 2117
来自: 美国硅谷
海归分: 117262





文章标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4 - 13.5) - 完结篇 (3605 reads)      时间: 2010-5-14 周五, 01:14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13.4

李燕刚和芳芳说了再见,放下电话,刘克扬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过去几个月李燕和刘克扬通过好几次电话,基本都是李燕主动打的。对于王响的职业生活,她原来知道得太少,于是就一点一滴地从刘克扬这里了解了个大概。

同时,她也看了一些最近电视上老播的那些金融诈骗新闻,即使刘克扬没有明说,她也已经知道了王响这个故事的原委和性质。但她心中的疑问还是没有完整的答案,那就是“王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们之间多次的交谈,李燕已经消除了对刘克扬的敌意,把他当成了一个朋友。她记得有次她说到自己没有照顾好王响,以致出现了这样的结果。刘克杨劝她不要自责,问她记不记得物理量子力学中有一个“不确定原理?”她说“当年物理本来就学得不好,早忘了。”刘克杨说“不确定原理”是说一颗很小的粒子的运动轨迹是不可以测量的,因为你一去测量它,它的运动轨迹就变了,不可捉摸。王响就是这么一颗“粒子”,还是一颗极其聪明的“粒子”。

刘克杨又说自己是专业的分析员,当时还让王响的一个“分裂对冲换位策略”给绕进去了。搞了几个月,又查数据又做模型算得头昏脑胀,结果还是搞不清楚。结论是如果王响不愿意告诉她,向李燕这么单纯的人,又怎么可能找到真正的答案呢?

李燕后来就破涕为笑,说也只有你,连量子力学都会搬出来劝人。这个道理她也懂,和王响像“猫捉老鼠”或者说“老鼠戏猫”一样地在这个问题上绕了几年,她的那点聪明,远远不及王响。

李燕于是又说,既然如此,那么他生前为什么又躲躲藏藏的呢?刘克杨认为可能是人的一种本能而已。李燕知道他的意思,也就是说“做贼心虚”的意思了。唉……每次想到这里,李燕总是会身不由己地叹一口气。

李燕拿起电话,刘克扬温和的声音传了过来。“李燕,最近好吗?”

“还不错,刚搬了家,忙着整理。你好吗?你的女儿怎么样?”李燕很高兴接到刘克杨的电话,轻快地回答,又顺便问了他几句。

刘克杨说:“女儿挺不错,下学期就上初中了,长得像她妈,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李燕不认识刘克杨的前妻,就接着他的话说:“听说你的前妻挺漂亮的,你们没有复合的可能吗?要多为孩子考虑。”她不是无心在说客套话,她知道一个女人自己带着个孩子挺不容易的。

刘克杨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再谈下去,就说:“我今天给你打电话是要告诉你,我已经决定搬回国了。”这是一个大决定,但刘克扬说得很坦然,就像说“吃完饭出去散散步”一样。

“好啊,又一个海归。现在金融海归很受欢迎的。你是公司派遣、还是自己创业、还是国内有公司重金聘请?”李燕好奇地问。

“都不是。我已经从LCG辞职了。我没有工作,也不准备创业。”刘克扬淡然地说。

他已经厌倦了华尔街的追逐金钱的游戏和贪婪奢侈的生活方式。特别是王响的死,让他感悟到人生的短暂和脆弱,以及金钱可能引发的罪恶。人们为这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付出了太多热情,随之又带来太多的毁灭,毁灭别人也毁灭自己。

“我准备换个活法,可能去哪个中学教教书或去什么慈善机构做做自愿者什么的,到时候再看吧。”刘克扬接着说。相比金钱,他现在更渴望精神上的充实,希望能为社会做点有意义的事,希望能有机会去帮助别人,而不是无节制地向社会和地球索取。

“我已经得到太多了。”刘克扬又加了一句。在完全迷失之前,我必须走出华尔街。

华尔街是迷宫,华尔街是名利圈,华尔街是竞技场……进去的人都不愿出来,因为人性中的贪婪和好斗被华尔街的魔力紧紧吸住了。其实真要想出来也并不难,只需有一个简单的愿望:换个活法!

“换个活法……很好。”李燕知道,刘克扬辞掉的是一份报酬多么丰厚的工作。放在以前,她一定觉得刘克扬这样做很离经叛道,特别是在金融海啸时期,天天都是裁员的消息,一职难求。但是经历了这么多,金钱已经变得让她恐怖,当然不会去贪恋。但是对于李燕来说,现在最大的任务是把儿子顺利地养大。我是母亲。

刘克扬很感激李燕对他的决定的理解。对于他从LCG辞职,刘克扬的前妻贾雯雯知道后气得顿时骂他神经病,只有在这个时候,刘克杨和贾雯雯才会高度一致地在心里庆幸:“我们总算离婚了。”

贾雯雯然后马上就问女儿的生活费怎么办。他知道贾雯雯更主要的是担心她自己的那份赡养费没有了,因为按他们的离婚协议,他前妻的赡养费是在他有工资收入的前提下才付给的,最高期限5年。刘克杨说:女儿的生活费和上大学的费用他都已准备好了。他没有提有关前妻的赡养费问题,他认为每个人都应该自食其力,他们离婚已经好几年,贾雯雯应该自立了。

刘克样的思路又回到了和李燕的谈话,他说:“如果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告诉我,我现在是闲人一个,招之即来,毕竟我们是老朋友。”刘克扬有些动情地对李燕说。然而我们是有缘无份的老朋友。一个闯进过你心里的人,永远都会在你的心灵占据一个位子,这也许就是人们说的缘分吧。

这么多年来,刘克扬也偶尔想一想,李燕当年为什么没有选择自己而是选择了王响?如果他能和李燕结合,他们的日子又会过得怎么样?现在他很想问李燕,但是他没有开口。从过去两个月和李燕的多次谈话,他基本了解了王响和李燕的离婚始末,他毫无疑议地认为王响是为了把李燕从他自己的麻烦中解脱出来而离婚的。别的不说,王响对老婆是有情有义的,他自叹不如。

“谢谢你,克扬。祝你找到你真正想要的‘活法’”李燕真诚地说。

挂了电话,李燕发了一会而愣。她在想,刘克扬和王响是两个性格完全不一样的人,如果当年她选择了刘克扬,这一辈子又会过成什么样子?

刘克扬无疑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他也应该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她可以想象和他在一起生活应该是享受的,心灵也会很充实,一辈子会过得轻松而优雅。这是许多女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而王响不是一个完美的人,甚至不是一个好人。但他身上有一种激情,这种激情在燃烧着他的生命。也正是这种激情,让她的生命得到了许多难以想象的体验,甜、苦、惊、喜,还有悲痛……男人的激情让女人心跳!

我一直都只为自己和小家活着,是不是也应该换个活法了?

13.5

门铃响了,一定是道格拉斯律师,李燕起身去开门。

“李燕小姐,你好吗?”道格拉斯律师笑容可掬地站在门口。

“请进来吧。我忙着搬家,很乱。”李燕高兴地把他让了进屋。

“你的新房子很温暖,很有家的感觉。与你原来的家相比,我更喜欢你现在的家。”道格拉斯开始参观李燕的新房子。

“谢谢你。还是喝绿茶吗?”李燕问。

“我最喜欢你的绿茶。”道格拉斯律师说。他其实是一个挺讨人喜欢的老头。

李燕将一杯绿茶送给了客厅里的道格拉斯律师。“我会送给你一罐绿茶,叫‘峨眉毛峰’,是王响家乡的茶。”提到王响,她的声音又有些哽咽。

“孩子,你准备好了接受一个好消息吗?”道格拉斯律师看见李燕又伤感起来,就故意将话说得很夸张。

“好消息?谁会拒绝好消息呢?”李燕将自己情绪赶快扭转过来,声音里尽量带些轻松,她很久都没有听到好消息了,当然很期待。况且王响已经过世半年多了,她不希望别人总是来同情她。

道格拉斯律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在茶几上。“孩子,打开看看。”他希望看到李燕的惊喜。

李燕打开信封一看,脸色顿时就变了,不是喜悦而是恐惧,因为她看见的是一张两千万美元的现金支票。她瞪眼看着道格拉斯律师说不出话来。

道格拉斯律师显然也感到了她的恐惧情绪,就温和地说:“孩子,不要怕,这是合法的钱,我用我的职业道德做担保。”

然后他就解释钱的来源,原来是王响于2002年下半年,也就是6、7年前,向一家人寿保险公司购买的保单,受益人是李燕。由于保单太大,保险公司对王响的死因作了不少调查,最近才做出理赔。道格拉斯律师是这份保单的联络人,而保单的所有原始法律文件也存放在道格拉斯律师那里。

“6、7年前?王响从来也没有告诉过我这笔保险的事。”她慢慢地平静下来。

一次又一次的出乎意料,让她惊奇:王响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并且王响生前将保单交由道格拉斯律师处理,分明是希望自己只得到最后结果,而无需去烦恼中间过程。况且,如果自己事先知道了这件事,会有什么反应呢?

道格拉斯律师又说:“你知道为什么王响先生决定用1千万现金支付你们原来那栋住宅全部的费用吗?”

李燕有些不解:“你也知道我们那栋房子是用现金支付的?”

道格拉斯说:“不仅知道,而且是我建议王先生这么做的。”

“是吗?为什么?”李燕有一次惊讶。

道格拉斯说:“你们刚搬到硅谷不久,王响就找到我,要我提供法律服务,是我在芝加哥的一个律师朋友推荐他来找我的。我为他提供的第一个法律咨询就是与买房有关的。其实这不是我的从业范围,但这些小事任何一个律师都会知道的。

他当时问我的问题是,‘如果一个人有财务纠纷,那么什么财产是最保险的。’我告诉他,按加州的法律,第一可靠的是保险赔偿,然后就是自住的房子。作为一个老律师,我当时就感觉到他可能有和财务有关的问题。可是花钱来找律师的人,谁没有问题呢?律师就是为人解决问题的。”

“原来如此!”李燕轻轻地说了一句。他不仅用现金支付了全部的购房款,还将房子的产权整个记在我的名下。

道格拉斯接着说:“我告诉他,作为律师,我会帮助他解决法律问题,但不是他的同谋。这是我告诉所有客户的标准措辞。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用不恰当的事务来麻烦我。这一点,很多客户是做不到的,有些人以为付钱给你,就拥有你的灵魂。他是一个不错的客户。”

李燕安静地听着,没有插嘴。她在想,这么多年,王响想尽了办法让她不去沾染他的阴暗,完全生活在阳光下。即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还是将她保护得滴水不漏,一步一步地把财产合理合法地让她拥有。但我可以安心地享用这些钱吗?她心里一阵紧抽。

“孩子,你只要认准了一点就好了:这个男人爱你!”看见李燕在沉思,道格拉斯轻轻地说。其实这也是道格拉斯律师愿意帮助王响的原因之一,自始至终,王响对李燕的爱,让他感动。他希望,此生也能有一个女子值得他如此付出。然而他与妻子早就离异了。

可能是怕惊了李燕,道格拉斯律师喝了几口茶,然后接着缓缓地说:“我今天来,其实是为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李燕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他,说:“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比两千万美元还重要?

道格拉斯律师从公文包里又拿出了一个信封,放在李燕跟前。说:“这是王响先生给我的最后一项委托:执行他的遗嘱。”

“王响……有遗嘱?”虽然已经准备好了再接受意外,李燕还是被这个消息惊得浑身微微发抖。

“对,他在2008年9月17日来过我的办公室,留下遗嘱。要我在适当的时候,将这个信封交给你。”道格拉斯律师说着,将那个小小的信封放在茶几上。

2008年9月17日,王响临死前……李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半天没有说话。他去夏威夷前回了硅谷。他回家了吗?他看见我们了吗?

李燕和王响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复旦的校园。之后她给他打电话,他就用“忙”为理由推开了。当时她不理解,气得要和他吵架,但王响不接她的招,后来她急着要回美国卖房子,就把儿子交给父母,自己先回家了,没和王响再纠缠下去。这居然就成了永别……

她现在的思绪很乱,眼睛无神地盯着道格拉斯律师的公文包。道格拉斯律师以为她还在等待着什么,就对她笑了笑,说:“我不是魔术师,包里再也没有戏法了。”

说了一些客气的告别话,道格拉斯律师就走了,李燕忘了将绿茶罐给他。她的心思都让茶几上的那个小小的信封套住了。

李燕很想打开信封看看是什么,但身子颤抖个不停,胃部也在痉挛疼痛。她毫无厘头地用手捂着胃在房子里转来转去,不知道停在哪里为好。

最后她走到厨房里,开了柜子,看见了那袋哥斯达黎加的咖啡豆,那是一年多前王响从哥斯达黎加给她带回来的。开始是有点舍不得喝,后来又生王响的气把它扔到了一边,再后来又下意识地藏起来以免睹物思人。

她从这个袋子里掏了一大勺咖啡豆到咖啡研磨机里,一按电钮,咖啡豆被研磨得嘎嘎响,然后就变成了细细的咖啡粉末。她把这些粉末放进了咖啡蒸馏机里,做成了一小杯液态Espresso。接下来她将脱脂鲜牛奶用蒸气冲热起泡沫,正好是华氏165度,倒入一个漂亮的水晶杯里,然后让液态的Espresso缓缓地流入牛奶中。一杯完美的咖啡那铁做好了:最下面是乳白色的牛奶,然后一层稍微混入了些许牛奶的深色咖啡,顶部则是一层涂了咖啡花的奶沫。

她仔细看了看水晶杯里的咖啡那铁,用银勺搅了搅,三层颜色渐渐混为了一体,然后她把杯子放在茶几上,杯子旁就是那个还未开启的信封。她看了一眼信封,觉得还少点什么,又起身转了一圈,将音乐打开了,正好是那首甲壳虫乐队的“山上的傻瓜”。忧郁的歌声飘了出来,充满整个空间:

一天又一天, 在高山上
一个傻瓜呆立在那儿笑。
没有人明白他,
因为他只是一个傻瓜。
他也从来不答别人的话……

这个山上的傻瓜,
看日出日落。
他头上的眼睛,
看见世界转了一圈又一圈。
……


她重新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喝了一小口咖啡拿铁,然后用颤抖的手打开了那个信封。里面是王响写给她的一封信,不是电脑打字,是用手一笔一划写的。

亲爱的燕子,

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么我们已经天人永隔了。

我是一个罪人,伤害了很多人,包括你和儿子。我很抱歉在过去的一年里,让你经历了这么多苦难和折磨,然后发现丈夫原来是一个坏人。多少个深夜,看着熟睡的你,我想把你摇醒,向你坦白一切。但是罪犯是没有朋友的,只有同伙。我不能让我的家人沦为罪恶的一部分。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

我的噩运应该是从“9.11”的恐怖袭击开始的,股市崩盘,精神崩溃。也许这只是一个时间的巧合而已,因为所有的人都经历了“9.11”,但因此成为罪犯的绝无仅有。我就是在那个人生的关键时刻,少了一点智慧、少了一点道德、少了一点勇气、也少了一点运气。同时,也多了一点贪婪、多了一点野心、多了一点虚荣、多了一点侥幸、多了一点赌性。是的,没有大奸大恶,就那么一点点的不平衡,让我堕入了罪恶的深渊。

我是一个山里农民的儿子,然而生活实在待我不薄。我所经历的,是我童年的伙伴做梦也想不到的。然而这些所谓“精彩”的经历,是踩在很多人的肩膀上走过来的,我的父母、姐姐、师长……他们虽然对我无求,但决不愿看见他们的心血养育了一个罪犯。我也曾是个纯洁有理想的人,然而,人的理想是一个游动的目标,得到了这一个又想到了下一个,追着追着,就丢掉了根本。况且理想和欲望之间原本没有截然的分界线,一不小心,就踩过界了。欲望控制了我,我的人生对家庭、对社会都有害无益。

此时此刻,我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原以为写遗书是一件悲痛的事,但现在我的心情非常平静。自从开始犯罪以来,我无时不在悔恨和恐惧之中,现在终于要解脱了。但如果说一个临死的人没有遗憾,那也是假的。我的遗憾是不能牵着你的手最终一起回归永恒的草莓园;我也遗憾不能经历儿子的成长,送他上大学,看他结婚生子……

我留给你的钱都是清白的。那份保险合同,是我此生最后的一份干净的交易。我知道你是个散淡的人,对钱没有奢望。请你原谅我用这种庸俗的方式表达一个丈夫和父亲的最后的一份爱和责任心。如果钱有富余,请你帮帮四川地震的灾民,他们也许没有豪华的“理想”,只想有尊严地活下去。

燕子,我对你的歉意是写不完的。恳请你把我忘了,乐观地走完其余的人生,把我们的儿子培养成一个对亲人和社会有益的人。如果有一天儿子问起我,我不奢望别的,只请你告诉他:我爱他。谢谢你。

永别了!

王响
2008年9月17日


读着王响的遗书,李燕抽泣得几乎断气。孤独而可怜的人。李燕心疼,也悔恨这么多年没有理解、照顾好丈夫,否则,结局也许就不一样了……

不知什么时候,儿子已经站在她身边。他懂事地将妈妈的头抱到怀里,轻轻地拍打着。然后用不太熟练的中文一字一句地说:“妈妈,不要再哭了。你还有我,我要让你高兴,爸爸也要你高兴。”

李燕听到了儿子“咚咚”有力的心跳声,她慢慢地平静下来。同时,她也闻到了儿子的体香,和王响一模一样的体香,人类在用一种神秘的方式,传递生命的密码。李燕点点头,说:“嗯,小胖猪,妈妈不哭了。”

“妈妈,你不要再叫我小胖猪,好不好?我的名字是王骥。”儿子说。

“好,王骥,我们好好过下去。”李燕把眼泪擦干了。

在过去的一年里,虽然缺少父母的呵护,这个孩子还是悄然而迅速地长大了,成了一个小男子汉。生活在继续。

金融海啸也在继续。但人们相信这次的经济危机总会过去的,繁荣会再次回到世界。然而,人类真的会为自己的贪婪找到永久的解决方案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于是,将来的某个时刻,在某个地方,另一个带着泡沫的海啸或卷着污秽的风暴又会呼啸而来。

于是,历史总是在绕圈圈。就像地球,它不也总是在绕圈圈吗?

作者:董洁林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上一次由董洁林于2010-5-14 周五, 09:10修改,总共修改了2次





相关主题
《梦断华尔街》(第十三章 最后的交易 13.1 - 13.3) 海天文学 2010-5-11 周二, 06:31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4 - 11.6) 海天文学 2010-4-22 周四, 06:30
《梦断华尔街》(第十一章 黄色潜水艇 11.1 - 11.3) 海天文学 2010-4-17 周六, 01:11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5-12.8) 海天文学 2010-5-04 周二, 08:20
《梦断华尔街》(第十二章 金融海啸 12.1 - 12.4) 海天文学 2010-4-28 周三, 08:52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4 - 10.5) 海天文学 2010-4-08 周四, 00:01
《梦断华尔街》(第十章 山里的故乡 10.1 - 10.3) 海天文学 2010-3-30 周二, 10:49
《梦断华尔街》(第九章 断尾求存 9.4 - 9.7) 海天文学 2010-3-25 周四, 08:08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董洁林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浏览发表者的主页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标签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博客热门文章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2020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