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博客   广告位价格  
海归论坛首页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注册 | 活动日历
主题: 盗时记·肥遁豪杰(7)短暂的协警生涯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盗时记·肥遁豪杰(7)短暂的协警生涯   
阳光在多城
[博客]
[个人文集]




头衔: 海归上校

头衔: 海归上校
声望: 博导
性别: 性别:女
加入时间: 2006/10/02
文章: 4061
来自: 多伦多
海归分: 98070





文章标题: 盗时记·肥遁豪杰(7)短暂的协警生涯 (1912 reads)      时间: 2015-6-13 周六, 09:49   

作者:阳光在多城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7.1,赵志翔的回忆

艾晃下班后,稍微休息了一下,就跟刘放一起去了中国,具体地点是某省省城。刘放的那支笔是一个瞬间转移器,其核心部件自然是人造虫洞。

(瞬间转移器就是英文科幻里的teleporter,可以在一瞬间地把人和物体从一个地点传送到另一地点。如果把空间扩展为四维的“时空连续”,那么teleporter就是一个很方便的穿越机器。)

到省城时是上午。二人首先去了省城公安局。刘放已经与某一级别的领导进行过沟通,因此局里已经做好了接待准备。一位副局长让刑警孙乐天来协助刘放的工作。副局长对孙乐天介绍刘放和艾晃时,只说他们是上级派来的特派员,对其时空特警的背景只字未提。

艾晃认得孙乐天,当时叫了一声“孙警官”,孙乐天却只是礼貌地冲她点了点头。艾晃虽然知道他应该是这种反应,但还是感觉怪异。刘放悄声说:“你以后会习惯的。”

孙乐天通知了赵志翔,说金谷小区的案子有了新情况。赵老板同意下午抽空到局里来一趟。

市局专门拨出一个小房间供刘放、艾晃、以及赵志翔三人谈话之用。在赵志翔进来之前,刘放事先准备好了一瓶水,外表看上去和市面上卖的瓶装水没什么两样,实际上里面加了药,以便让他恢复对上一条时间线的记忆。实际上,让艾晃一起来见赵志翔,一个主要原因也是为了帮助他顺利地想起前事,因为艾晃和他打交道的次数多,记忆应该深刻。

刘放又在桌子上摆了一只猫头鹰玩具,实则是一台摄像机,因为整个谈话过程需要录像存底。

赵志翔准时前来,穿了一身西装,显得很重视这次谈话。他一进房间,盯着艾晃看了几眼,说:“这位女士好像在哪里见过?”

“赵先生,咱们在加拿大见过呀。多伦多。”

“想起来了,是小艾助理!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放便问:“你认得她?”

志翔一听这话,忽然脸色就变了,坐下来支支吾吾地说:“哦,我好像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这时艾晃也反应过来,按理说赵老板不应该认识自己,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去过多伦多,而是在省城的医院里躺了一个月。艾晃看了看桌上那瓶水,又看了看刘放。

刘放倒是胸有成竹,说:“赵老板,看样子你都记得以前的事情,很好,不必我们多费事了。”

志翔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请问二位到底是谁呀?”

刘放拿出了七王子路之的照片,往他眼前一推:“这个人你见过吧。”

志翔盯着路之的照片看了半晌,无奈地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说:“看来我今天是自投罗网啊。你们是时空管理局的吧?”

“赵先生真是个明白人,”刘放说着朝他亮了一下自己的证件:“你坐下说话。”

艾晃也赶紧拿出了自己的协警证,说:“赵老板,他是真特警,我就是一个临时工。”

刘放严肃地看了艾晃一眼,吓得艾晃不敢再乱说话。刘放这才对志翔说:“赵先生,你的穿越是违法的,我现在对你是依法问讯。穿越法规在全世界通用,你在多伦多的穿越旅行社已经受过法制教育了,不要说你不知情。”

“我明白,”志翔说:“你们都找上门来了,我也只能是任凭发落。”

“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现在我问一些情况,望你如实回答。”

志翔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刘放便让他说说自己第一次违法穿越的经历。志翔从头说起,把自己某一天晚上怎样突然遇到银鼠、得到锦囊、而后失手杀人、再按锦囊里暗示的路线逃亡、前去多伦多与穿越走私头目路之相见等等,这一系列过程和盘托出。

刘放又问:“你随旅行团穿越到大瀑布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一个人悄悄离开,和银鼠接上了头,在那里待了两天。然后他带我去见一个人。”

“谁?”

“一个叫太公的人。”

刘放拿出两张照片推到他跟前。志翔一看,顿时惊呆了。只见一张照片上是一辆老式马车,正是他在大瀑布去拜访太公时乘坐的那辆;另一张是一栋石头房子,正是太公的住所。房子门口还站了一个人,虽然只是个背影,但志翔知道那就是他自己。

刘放说:“我们很想了解这位太公的情况。能不能详细说说你们见面的情形。”

志翔好奇地说:“你们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嘛,还问我做什么?”

刘放:“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实话说,虽然我也穿越了过去,等候在你去见太公的路上,还拍了照,但我只是个旁观者。那时候我的确可以出手拦住马车,实施逮捕,但那样会造成时间线的二级分叉,不值得,所有我没有动作。现在希望你说一下去见太公的情况。”

艾晃这时忽然插嘴说:“赵先生,时空管理局对太公这个人很感兴趣。您协助调查,如果提供的信息很有用,到时候管理局是会考虑的。”艾晃虽然现在是时空警察这边的人,但是从感情上说,似乎对同时代的赵志翔更有认同感,忍不住要帮帮他。

志翔看了看艾晃:“哦,你的意思是说,我这算立功表现?”

刘放说:“赵先生,我可以告诉你,你私自脱离穿越旅行团,本来是个小case,即便受一些处罚也不会太重。可是你不止一次修改了本初时间线,这一次是去见太公,让别人替你顶了杀人的罪责,这下案子的性质就比较严重了。但你现在有机会将功赎罪。太公是个极危险的人物,手段也很高明,而我们对此人知之甚少,希望你能帮助我们。”

志翔点点头,便说了太公的情况。此人虽然名叫太公,可是外表却非常年轻,好像刚毕业的大学生似的。他看上去象是个欧洲人,不知是什么血统,但会说汉语普通话。志翔说,虽然他知道太公是一个未来世界的科学狂人,或者根本就是一个机器人,但面对面时,他会不知不觉地把太公看成是一个魔法师,不但讲话很拽,未卜先知,他的书房也布置得象欧洲中世纪那种样子。志翔强调说,本来作为一个未来人,知道一些未来历史大事件并不稀奇,但太公知道很多细节。

“比如我,”志翔解释说:“我就是一个小人物,又是个中国人,和他八杆子打不着。但是他知道我的生活,方方面面,他全知道。和他聊天,他随口就提到我在大学里怎样怎样,还说到我母亲过世时候的一些事儿,老实说,我当时的感觉很不好,像是整个人给剥光了站在他面前。”

艾晃听到这里,若有所思。刘放问:“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自然是尽快说到正题,就问我的前景如何。他告诉我,我这辈子大体上平平淡淡,不好不坏,但是最近我会遇到很多麻烦,被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整得很惨,还得坐牢。我问他那有没有办法转运,他说可以。”

“你的哪个竞争对手要置你于死地?李标?宋爱国?杜强?”

志翔略显惊讶地说:“刘特警对我也了解得还挺细啊。那我也不瞒你,这几个人里面,李标算不上对手,我们合作挺好的。宋爱国嘛,别人都以为我们不和,但实际上并没有太大冲突。只有杜强,绰号叫杜大亨。我和他争得很厉害,最后可以说是两败俱伤。他终究是要被搞下去的,终究要陷入牢狱之灾。可是按照太公的说法,我居然要比他先一步坐牢。”

“所以你就向太公请教怎么对付杜强?”

“话不能这么说。我当时只是请教太公一个很笼统的问题:有没有办法改变我的命运。第一我不想坐牢,第二我更不想败在杜大亨手里。太公那时候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自从有了穿越技术,一切都不确定,一切皆有可能。”

“然后他告诉你到底该怎么做?”艾晃插嘴问了一句。

‘唔,不是。我和他都是点到为止,都没有把话挑明。”

“什么意思?”刘放问:“怎么个点到为止?”

“我当时只是告诉太公,白雪不应该是我杀的,凶手应该是另有其人。太公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等等,”艾晃突然问到:“白雪是谁?”

“她……”志翔被艾晃冷不丁这一问,心里一阵痉挛。

“我居然一直都没有反应过来,”艾晃说,有点像在自言自语:“有一天晚上,赵先生的公寓里有一个女孩子遇害,就是白雪,是吗?”

志翔没吱声,把脸望向别处。

“艾晃,你想说什么?”刘放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本属于基本案情之一,且不是今天问话的重点。

艾晃回了一句:“我就是想把话问清楚,”就不理刘放,又对志翔说:“赵先生,我并不是想确认杀害白雪的到底是谁,这件事还轮不到我来管。但是我想知道,你去见那个太公的时候,到底是怎样打算的?现在这条时间线上,杀人凶手另有其人,这是你早就计划好的吗?”

“我没什么计划,”志翔已经恢复了镇静:“我只不过是当时灵机一动,让太公把结局稍微变更一下,最好杀人的罪名让那姓杜的来担。我是小人,我承认。可杀人本就不是我的本意,而杜大亨身上早就背了血债,多一条也不算多。”

艾晃一字一顿地问:“你难道就从来没想过放白雪一条生路?”

“什么意思?”志翔的脑子一懵。

“在太公那里,你可以改变历史,可以改变事情的结局,但你只想着怎么搞垮自己在生意上的对手,竟然就连想都没想过,让那个女孩子再活过来?”

志翔盯着艾晃,没说话。

艾晃又说:“你刚才自己说过,那个太公说的,一切皆有可能。”

忽听刘放大喝一声:“艾晃,你给我住口!”



7.2 艾晃想不通

艾晃从中国回多伦多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刘放使用瞬间转移器,把她直接送回了她的公寓里。但刘放并没有和她一起来,她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回来的。

艾晃的这一次“出差”,可谓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只因为她问了赵老板一句:为什么你不肯让白雪复活,结果惹得刘特警大发脾气。

“没想到,你竟然属于最最不适合干时间警察的那类人。”刘放当时把她叫出那间问讯室,在走廊里对她说。

“我到底错在哪儿?”艾晃争辩说:“技术的发展不就该为人类造福吗?”

“造福于谁不是由你来决定。你现在的身份是时间警察,哪怕只是个临时工,你的任务也是要维护原来的时间线,而不是窜改。你可倒好,怂恿一个穿越罪犯进一步窜改历史。”

艾晃说:“可那是一条人命啊。”

刘放一摆手说:“行了,我不跟你争。我也不怪你,说到底是怪我自己,考虑不够周全。”说着摇了摇头。

艾晃听了这话,满腔的委屈忽然化作惶恐。她能明显感受到刘放对她的失望。

刘放把她送回多伦多后就踪影全无,艾晃根本不知道怎么联系他。回到家,没有胃口懒吃饭,一头倒在床上却又睡意全无。眼看夜幕渐渐降临,一如她的心情。

忽然她的平板上“滴”的一声想,有邮件来。艾晃打开一看,不由一阵欣喜,因为邮件的发送者是“第22分局”。不过,当她把邮件打开后就陷入了更深的失望。那封邮件倒是从时空管理局第22分局发出来的,不假,但仅仅是一份自动生成的通知,感谢她协助特警执行任务,并通知她钱已到账。邮件无法回复。

就在十几个小时之前,艾晃心里还隐隐约约有个念头,将来成为时空管理局的一名警察,最好就是这个级别很低的协警,这样她就可以有个双重身份,别看她白天只是皇朝移民公司的小助理,到晚上就变成一个能在时空中自由穿梭的超人,和型男特警一起执行任务……

看样子,美梦已成泡影。她这个临时工可真够临时的,连办手续和培训时间都算上,也只干了不到24小时。艾晃再次拿起电视柜上那只糖盒子,不禁想到:有没有让人失忆的药呢?她倒宁可吃下去,就当从来没有过这段奇特的经历。

第二天上班时,艾晃的低落情绪被Sally看了出来。吃午饭时Sally就问她:“怎么了小艾,碰到不顺心的事了?”

艾晃摇摇头,强装了一个笑脸。

Sally说:“好啦好啦,谁的生活都不容易。喏,要不我来说说我自己的倒霉事,让你开心一下?”

“啊!Sally姐,你还能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啊?高档车开着,大房子住着,老公那么高的职位,女儿学习又那么好。我做梦都想混得象你这样啊。”艾晃这话并非只是客套。她确实很羡慕Sally。

“唉,说得就是我老公。最近国内有人过来,非要拉他一起回去做生意。他真的动心哦。”

“这有什么不好呢?”

“哎呀,如果他真的回去了,我这个家会不会给拆散哪?”Sally连连摇头。

艾晃一想也是。Sally的老公她见过,五十多岁,人看起来挺精神的,典型的成功男士形象,这要是一回国不知会招来多少风华正茂的小狐狸精。她有心安慰几句,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便拿自己的生活向Sally发牢骚,说她妈老是骂她,嫌她嫁不出去。Sally安慰她说不用急,婚姻大事总归还是慎重些好。艾晃又说她不喜欢移民公司这份工,没什么前途。她和Sally不一样。Sally家里有老公挣大钱,而她却必须经济独立,虽然她现在还在厚着脸皮啃老。艾晃说她打算辞掉这份鸡肋工,可又不知道还能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Sally建议她不如去考个房产经纪的牌照。艾晃一听真有点儿动心了,当时和她一起读书的女同学Judy一毕业就考了房地产经纪,现在过得很潇洒。

一旦动心辞职,艾晃回到办公室后就开始悄悄准备起来,上网查了查地产行业的资料。一边看网,一边冷不丁想起刘放那晚的话:“反正你也没什么正经事做。”呵呵,说得也没错啊,人人都看不起我。唉,怎么又想到刘放了?忘掉这个人吧。

艾晃既有了辞工的打算,便开始悄悄整理办公桌。这时她忽然注意到抽屉里的一张名片:路之,CEO,双替商务咨询公司。

路之?黑驴帮的七王子,穿越走私团伙的头头!艾晃忽然有些兴奋。这路老板应该是时空特警的对头,说不定还罪行累累劣迹斑斑,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刘放应该有某种关联,找到路之,或许就能接近刘放。

艾晃的脑子里只是隐约有这些念头,并无清晰思路。在一种强烈的、非理性意愿的支配下,她拿起了电话,按照名片上的号码拨了出去。接电话的是一位女士,估计是前台。艾晃说她想和路总约一个时间见面,有重要事情商谈。那个女的问了她的名字和电话号码,然后让她等回音。

艾晃其实并没有抱什么指望,打那个电话不过是聊解烦闷而已,没想却很快得到了回音,还是路之亲自打来的,约艾小姐当晚见面。艾晃可不愿意晚上去见他,跟他又不熟,就说明天白天见。路之同意了,约定明天上午11点见。



7.3,路老板

第二天,艾晃在市中心一栋高楼的一间装修豪华的办公室里见了路之。路之从皮椅子上站起来,隔着桌子同她握手。

艾晃一眼看见了路之办公桌上的一件摆设:一只陶瓷做的黑驴子,大小和一只台灯类似,憨态可掬。她便脱口而出:“黑驴帮?七王子!”

路之便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艾警官,有话好说。”

艾晃楞了一下,随即黯然说:“路老板别开玩笑了,我哪里是什么警官呀。”

路之给艾晃让了坐,说:“我知道22分局的刘特警找过你,是为了一个案子,而且那案子多少跟我有点关系。”

“是一位赵先生的案子。”艾晃点点头。

“你们去见过赵老板了吧,都问了他些什么?”

“这个、”艾晃犹豫起来:“我好像不能随便告诉你吧。再说,你难道不能查出来吗?”

路之问:“怎么查?”

“我怎么知道怎么查呀?”艾晃尴尬地笑了笑:“你们都是未来人,手上都掌握着高科技,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想都想不出来的。我觉得你们这些人都应该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随便获取什么信息都是小菜一碟,怎么还会用这么原始的办法打听情报呢?”

路之也笑了:“也许你说得对,未来人无所不能。不过,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未来之后还有未来。我虽然比你更未来,但绝对不是象你说的那么能耐。”说到这儿他顿了一下,似乎忽然有了些感慨,说:“实际上每个人的道行都是有限的,不管他是哪个世纪的人。”

艾晃觉得这路老板言谈风趣,刚进门时的戒心逐渐解除。

路之忽然问:“对了,是你主动要来见我的。找我干什么呀?”

艾晃说:“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办法联系到刘特警。”

“刘特警?”

“对呀。”艾晃小声说。

“让我猜猜,”路之的眼神忽然有些挑逗:“嗯,你爱上他了。”

“路老板!”艾晃顿时感到脸红:“您能不能不这么直接啊?”

路之又调笑了几句,才说:“这好像不是他的风格嘛。他才带着你执行过一次任务,然后就断了联系?你一定是做什么事情触犯到他的忌讳了吧?”

“看来路老板对刘特警还挺了解的。你们打过交道?”

“那当然,算是老熟人了。不过他是警察,我是小偷。”

艾晃从路之那里了解到一些刘放的情况。他很能干,但是脾气也大,或者说原则性很强,因此不太容易相处。他自己也吃亏,升职升得很慢。和他同期毕业的警校同学们大部分都升到23分局了,有的去了24分局,就他还在22分局。

路之本来就是个大帅哥,现在又扮知心大叔,让艾晃很快放下心理防线,忍不住和他发起牢骚来。她说她实在想不明白,刘放的原则到底是什么?该严厉的时候不严厉,该通融的时候却乱发脾气。

“就拿那位赵老板来说吧,又是非法穿越,又是窜改历史,可是刘特警也没把他怎么样嘛。也没有逮捕,问了几句话就放他回家了。这是什么道理?”艾晃愤愤地说。

“哦,这不奇怪。”路之解释说:“他现在只管搜集证据,置于怎么处理得先去问问系统。赵老板既然被警察找上门来,总归逃不脱的。到时候他得上法庭,是一个专门的仲裁庭。”说到这里,路之若有所思地拿指头在那只黑驴陶瓷上轻轻敲着。

艾晃说:“你说的好像也对。刘特警确实让他下个星期一去看处理结果。但不是去什么仲裁庭哦。你知道去哪儿吗?”

“哪儿?”

“是去北京,国家旅游局!一个什么穿越旅游特别办公室。你说这不是在开玩笑嘛。”

路之笑了起来:“我倒忘了,你们现在还没有特别仲裁庭,要几十年后才建好呢。对,现在中国就是旅游局在管这些事。”

说到赵志翔的案子,艾晃脑子里有一大堆问号。他的穿越难道事先不能被制止吗?特警们难道不就是为制止非法穿越而存在的吗?赵志翔现在改动了时间线,特警们会再给他改回去吗?不改回去吗?总说什么维护历史、修复历史,可是历史跟历史好像大不一样,有的历史就高级,有的就低级。到底哪些历史需要维护,哪些又可以放任不管呢?

路之告诉艾晃,千言万语一句话,这套历史维护系统是人类发明的,也是人类在管理着。只要是人在管,就总有疏漏,总不会完美。

艾晃忽然问:“那你说,赵老板那点儿小小历史到底需要维护吗?被他失手杀掉的那个女孩子,真的就不能救回来?穿越过去救她真的很不道德的吗?错的很离谱吗?”

“一切皆无定数,一切皆有可能。”路之摇头晃脑地说。

“那你能救她吗?”艾晃总觉得还有一线希望。

“哟,你还真有同情心。”路之说:“对不住了,我可是只认钱。比如赵老板,我不过是给他指点了一条逃跑路线,就收了他五十万。哦,是人民币,不算贵了。”

艾晃摇摇头说:“算了算了。我是有点儿同情心,但也没到倾家荡产做好事的地步。可能那姑娘就是这命吧。”说着深深一声叹息,想了一会儿又说:“况且,刘特警既然那么反对这种事,我想他必定是会出手干预的。”

艾晃在路之的办公室里闲聊了一个多小时,这才想起来还得回去上班,连忙起身告辞。虽然路之并没有告诉她该怎样联系刘放,但是艾晃和一个未来人说了这么多话,问了好多问题,便觉得心情舒畅多了。她觉得自己的心理修复能力还是很强大的。

这时路之忽然说:“艾小姐,既然警察那边不肯收你,那你愿不愿意加入我的团队呢?”

“你的团队?黑驴帮?穿越走私?”

“瞧你这话说的,我的团队就一定要是犯罪团伙啊?”路之说:“穿越就是一项技术,完全可以合法使用,造福人类嘛。我一直想在2010年代开办一个穿越服务公司,费用随行就市,合理合法,照章纳税。怎么样,有兴趣么?你不用急着回答我,先回去好好想想。”

(作者保留一切版权)

作者:阳光在多城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相关主题
盗时记·肥遁豪杰(9)结案 海天文学 2015-9-26 周六, 09:54
盗时记·肥遁豪杰(8)起死回生 海天文学 2015-7-21 周二, 00:57
盗时记·肥遁豪杰(6)特警在行动 海天文学 2015-5-13 周三, 02:21
盗时记·肥遁豪杰(4)警察叔叔来了 海天文学 2014-12-13 周六, 00:09
[原创]盗时记·肥遁豪杰(3)穿越许可证 海天文学 2014-6-26 周四, 00:33
盗时记·肥遁豪杰(2)致命意外 海天文学 2014-6-19 周四, 20:03
[原创] 盗时记·肥遁豪杰 (1)赵老板 海天文学 2014-6-11 周三, 21:58
《盗时记·肥遁豪杰》(5)强者归来 海天文学 2015-4-08 周三, 01:58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阳光在多城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标签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博客热门文章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2020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